Thursday, 25 August 2011

三十度

夏日高溫三十度,不得已把��簾放下來。 微風從簾間入屋,氣溫是下降了,陽光即被隔在室外,兩者不能兼得。

螢光幕看得兩眼發痛,再瞄瞄腕錶,又是零晨時份。 探頭��外,略有微風,行車甚少,間或聽見路人的踱步聲,或人家的絮絮語,或鳥語,或蟲叫。 夜已深,昏黃的街燈教人糊塗,思潮起伏,人在何處,黃卷青燈。 這才留意得到,原來街燈就貼在二樓花��旁的外牆,這一晚才想到,整夜的燈火可會對同樓的街坊造成不便...... 處境不同,要用心才看到問題的所在。

我那塊海綿濕了水又再硬幫幫,用毛巾擦了一下,沙紙一樣,用清水潑了一下,作也罷也。 八月尾才來個三十度,遲來的夏天,頭昏腦脹。

2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生活絮事,
點點滴滴,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
往事恍恍惚惚,
回首前塵,
感覺恾然,
不過路還是繼續要走下去。

fengshuicentral said...

相信自己! 加油!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