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4 September 2011

奔至清晨

行雷之後,是狂雨。

樹葉啲嗒彎腰,浮雲推著走過之後,天與空都被洗刷得明靜。 青天獨留,反照烏雲的背影,倒是一瞬美景。

呷一口甜酒賓治,窮藝術家的生活如何熬過了,海明威飢寒,莫奈負債,還有多少無聲無名的,天天在理與志之間團團轉。

平價意粉在沸騰的熱鍋中跳拍,螢光幕登出敘利亞的人民軍況、殺害高中女生的疑犯在逃、左派黨魁又報告如何重組..... 我無意動身,就讓它拍跳夠好了,不餓。

賓治從頸喉直流到胃脾,然後那股暖氣便在大腸消失,再呷一口,又在脾胃暖了一下。 狂雨之後,又是清晨。

1 comment:

新鮮人 said...

浪漫詩人情懷,
不竟搞藝術是賺不到錢的,
但這是人們的選擇,
無辦法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