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0 September 2008

中奬

家長指引 : 未成年子女請由家長陪同閱讀此文。


前兩晚在電視看了一套法國愛情喜劇電影 "Je vous trouve très beau",鄉下中年漢喪妻後,藉徵友公司到羅馬尼亞找了一名年輕女郎...內容不在此詳述了,倒想寫寫片中讓我在這裏借題發揮的一幕,「小女孩聽到家人興談中獎事宜,問母親什麼叫做'中獎',母親心蕩神移正想著愛人,喃喃向女兒解釋,'中獎'便是,找到一個愛得你深愛得你切的人...」

我相信,人生在不同的階段所期盼的獎品或獎金是不同的 (當然處身不同的地域又是另一個因素,這個另談),一般的情況下,一條冰棒對小朋友的吸引力應該比巨款大得多吧; 對於年青力壯的來說,一份有意義的工作機會可能比中獎要有意思多了; 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所嘗到的愛情滋味,定比中獎更是甜美,愛情與麵包之間,不知有多少小說家呀編劇者寫過了。 '如獲至寶'此等心境,往往隨著年紀的增長以及生活經驗與不同的際遇而不斷地轉變。

不會買跑馬跑狗,我在港時倒'買'過幾次六合彩,幾乎都是跟大伙兒揍熱鬧時交錢托買的,又幾乎每次也忘了要畫多少個數字。 在巴黎的彩票種類也有不少,多得讓我看著那些不同色彩的彩票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從來沒有買過。

其實兜了一個大圈子想說,近年'真係好想中個大獎但係又唔識買',哈,也許明天要硬著頭皮問,老板 D loto 點賣呀 :P


延續閱讀:
- 荒靈的 香港好彩有六合彩

Monday, 29 September 2008

【photo】: Flying mushrooms ?

週末寫了一篇'採蘑菇',想起了這一張,大家看它們像不像天上的蘑菇 :?

Kite Surf, taken in La Rochelle

Sunday, 28 September 2008

採蘑菇

讀與食周游都寫了一篇開於蘑菇的,剛巧最近拍了相,也來揍揍熱鬧。

左面那張相是前兩個星期到朋友家時拍的,視覺效果不理想,也是我未有早寫這篇的其中一個原因 :P 朋友家有一個大花園,當天草地上處處出滿了白色的真菌植物,我們這些城市來的故然滿心興奮,就連朋友也覺得好看,小菇菇像地上的小星星,點綴了花園。

談話間,大伙兒都好奇要知道那些草菇是否可以食用,便說要摘一兩隻菇帶到藥房 (pharmacie) 去詢問 ! 啊喲,原來藥房有這樣的服務,據說這還是傳統來呢。

藥房的小姐們把草菇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兩個人又把兩本厚書翻了十多分鐘,才跑出來告訴我們,這菇餘下的腳部看來有微腫現象,該是 XXX菇 (我已忘了它的名字),最好不要吃它了,會引至肚瀉... 菇腳是因為摘法不當而折斷的,回到花園再看,証實了其他的菇腳果也有微腫。於是,草菇又可繼績飾演它們地上的白星星 :)

蘑菇的種類很多,我在 wiki 便看到這大堆名字。不過,識別不同的蘑菇並不容易,有時兩個非常相似的,一個是桌上珍品,一個則是有毒的,要不是對它們有足夠的認識,絕不可以亂摘亂吃。 季節一到,不少遊人自行摘吃,在法,每年因誤吃毒菇而求醫的人數便有不少。



兩位師奶,我寫了。阿四'菇',等你出稿囉 ;)



延續閱讀:
- 媽媽阿四的 獨菇

Thursday, 25 September 2008

我個博格咁嘅樣 ?

我極少在家外上網讀其他博格,更少在外寫博格。 今天在公司想看一下自己個網,嘩, 原來...好 – 醜 – 樣 !

其實也知道每個電腦的 setting 不同,你看到的跟我看到的,即使是同一個網誌,字體及顏色等等也可能不同。 不過差別如此般大,仍是頗嚇人的。

先看到有不同的字體堆在一版網頁,博名「師奶筆記」個奶字變成了楷書 明顯突了出來,X奶XX,怪怪的... 色調嘛,不用說,全不是我在家天天看到的。 其他方面嘛,唉,看不到第二眼便急急走關視窗了,那再看得入眼?

哎呀,有時候即使苦心經營,也未必事事盡如人意 :P 不知那個'博樣'嚇跑了多少過客呢,又希望讀者大家看到的不是那個'博樣',沒有折磨大家的眼睛了。 善哉。

Tuesday, 23 September 2008

看海的日子 / La mer

在香港長大,我對海洋有一番無名的情意。

它的喜哎喲它的怒,既愛它又恨它。

還記得小時候在大海學會游泳的一刻,多麼自豪,少時總把皮膚曬得黑黑,光光亮亮,年青時與好友兩人最喜歡到長洲暢泳划艇,直至玉立亭亭,見的海才越來越大,越來越遠。

* * * * *


法國老歌手 Charles Trenet (1913-2001) 曾寫有一首高唱海洋的歌 « La Mer » ,我把歌詞抄了出來,却無法把它的美調翻成中文,我在此嘗試翻它的意思吧,請大家多多指教:

歌曲 « La Mer »
-原唱 Charles Trenet

海洋 沿著海灣跳舞
反照出銀光
海洋 在雨水下
泛起了閃色

海洋 在夏日的天空
混淆了白浪中的綿羊跟純潔的天使
海洋
追趕著無限的天藍

看呀
池塘邊
那些濕透的香蒲

看呀
那些白色的鳥兒
還有 生了銹的房子

海洋
像個搖籃
搖曳著它們
在海灣沿岸
在愛情之歌

海洋
搖動了我
這一生的心

* * * * *


我把一些在 Amed 拍的照片所輯成的短片,在此貼上 :

Quelques photos que j'ai prises à Amed, l'est de Bali:

video

Amed 及其附近的幾個海灘,藏著豐富的珊瑚礁石,是巴里島東面的觀光點。我們租了一個向海的房間,不到廿歐元,早晚看浪花看個飽。

Monday, 22 September 2008

丁香 / La girofle

上星期在這裏放過一張丁香的相片要讀者猜植物的名稱,其實,拍照片的時候我還是頭一次見丁香的真面目呢。

首次認識曬乾了的丁香花蕾,是用來煲 pot au feu (其實在舊文也曾提過這湯,我把它翻成 '雜菜豬骨湯'),把幾棵花蕾乾插入洋蔥球,其他的材料有: 月桂葉、百里香、芹菜、紅蘿蔔、大韮䓤、薯仔、蕪菁球、及牛肩肉牛腿牛骨等等。 我想,'pot au feu' 跟'廣東抄飯'一樣,說難不難,却最考廚藝真功夫。 記得蔡瀾好像說過,一碟好的'廣東抄飯'中每一粒飯都被包上了蛋黃,每粒飯都要熱,想要看餐館廚師的功力,叫一客'廣東抄飯'便知道了。 Pot au feu 是家常菜湯,在餐館極少遇上,我有幸在一家餐廳嘗過一次,很多年前又在朋友家中吃過一頓上等的 pot au feu,至今難忘。 廣東人嘛,還是會欣賞湯水。

話題拉遠了,其實想說,在這之前,我對丁香的認識只限於插入洋蔥球用來作 pot au feu 的香料。在網上查了一下,發現原來丁香還會治牙痛 ! 西方有把它放在其他食譜如 cocktail、果醬、蛋糕、香料蜜糖麵包等等,中式方面,我在 google 看到一些據稱可以抗疲勞的'丁香火鍋'食譜呢,再看,原來丁香還是'五香粉'中的其中一料 !!

Je connaissais les clous de girofles, c'était pour faire le pot au feu. Avec des oignions, lauriers, thyms, céleris, carottes, poireaux, pommes de terre, navets, puis de la viande de boeuf (palerons, gîtes, et os à moelle...) mmmh, simple, mais si bon! Mais je dirais qu'un pot au feu c'est comme le riz cantonais, pas difficile à faire, mais les meilleurs viennent seulement des mains sûres. Un critique connu à Hongkong disait: pour savoir si un restaurant est bon, essayez leur riz de cantonais. J'ai la chance d'avoir pris un très bon pot au feu dans un restaurant à Paris, puis une autre fois chez les amis, que des bon souvenirs!! Oui, nous les hongkongais avons le nez pour les soupes ;) puisque ça fait une partie de culture cantonais.

En cherchant les informations sur la girofle, j'ai appris que les girofles traitent le mal de dents!! et on s'en sert dans beaucoup de recettes comme cocktail, confitures, gâteaux, pain d'épice! Côté chinois, j'ai trouvé avec google une nouvelle recette (en chinois) pour faire une soupe traitant la fatigue. La girofle fait partie des 'cinq épices' en Asie aussi.

Sunday, 21 September 2008

這隻紅毛猩猩 (2) / Orangutan in danger

我在上一篇網誌加了以下幾個連結,關於我們這些「森林人類」面臨絕種的一些源由,又,一些保護生物的組織網址。

請,點進去看 / Please click and go to see the following links :

- Youtube (Without forest, orangutan are nothing but hungry and miserably homeless...);
- Youtube (Bukit Orangutan Terakhir); and
- more Youtube about orangutan, diffused via Kahiyu.

- Center for Orangutan Protection;
- Borneo Orangutan Survival;
- The Rainforest Site; and
- more addresses in the site of Orangutan Conservancy;

受人類及環境威脅的動物不止紅毛猩猩,請齊來保護環境。

Orangutan is not the only endangered specie in our planet. Let's protect our environment together.

Saturday, 20 September 2008

Friday, 19 September 2008

這隻紅毛猩猩

帶著孩子可能會作的傻事之一有 : 跑萬多公里去了動物園 :P

不過這次到巴里島的動物園還是給我帶來了一些驚喜,見過 Komodo Dragon,看到蝙蝠真面目(這是有點意外:),當然還有此文的主⻆: 紅毛猩猩。

紅毛猩猩原自印尼 Sumatra 及馬來西亞 Borneo 的森林地區,學名是 Orangutan,是馬來話,orang 指人,hutan 指森林,Orangutan 意思是「森林的人類」。 有報告說,他們是人類之外最聰明的動物呢。

對了,在網上看到關於紅毛猩猩的資料都說 「猩猩花大部份時間在樹上活動,喜歡吃生果,... 」,所以,樹林對紅毛猩猩的生存非常重要,可恨現今的木林日趨受威脅,他們也成為地球面臨絕種的其中一群生物。 在 Center for Orangutan Protection 的網址看到 這個這個 youtube,心痛。

在動物園看到的這隻紅毛猩猩 (在此稱他'紅毛'吧),與遊人相隔一條幾十米闊的人造河,圍牆邊放著一塊大牌,除了介紹紅毛猩猩之外,還警戒遊人「此紅毛有向人拋擲東西的喜好」,我心跳了一下。

有遊人告訴我們紅毛喜歡柑子 (對了,在動物園可以買生果餵食大小動物),好吧,就把最後一個柑子擲了出去,紅毛伸手待接,可惜女兒還小,柑子竟被擲到河裏去,旁邊的遊人都齊齊'啊喲'了一聲,紅毛的神情好'搞笑',搖了搖頭,手攤了在地上,一副'比你激死'的樣子。

過了一分鐘,正當遊人們還在替紅毛失望之際,紅毛轉過身,在地上拾起一枝連葉樹幹,此刻,大家都張大口來,明白了 ! 紅毛用樹枝輕鬆地把浮在水上的小柑撥到岸邊,長手一下子便把它從水中拾起來,斯斯然地把柑子開皮開塊後才往嘴裏送。

留下看紅毛的遊人越來越多,我們也不願意離開,每見有新遊人,我便告訴他們紅毛喜歡吃柑子。

不知怎的,有好幾回,紅毛拾起地上的蕉皮柑皮,作狀想向遊人拋擲東西,大家都尖叫起來,要躲在圍牆後,於是他搖搖頭,又把生果皮放到地上。 我覺得他見我們尖叫很好玩所以故意想跟我們開玩笑,外子則猜他示意遊人向他再擲柑子,不過無論那一個'解話',我也覺得他很聰明很好玩!

過了一會,遠處傳來猴子群的叫聲,遊人也開始追著聲音想看個究竟,就連外子和女兒都走了,只剩我一個都市遊人'含情脈脈'地看著紅毛。 他看了我一會,大慨知道我也沒有生果可以拋給他,便轉身返回他的小屋子去,我呆在那裏怎樣也再看不到他的臉孔了。



延續閱讀:
- Center for Orangutan Protection;
- Borneo Orangutan Survival;
- The Rainforest Site;
- more addresses in the site of Orangutan Conservancy; and
- more Youtube about orangutans diffused via Kahiyu.

Wednesday, 17 September 2008

上帝是外星人?

我看書看得慢,也看得不多,心散漫。見 Leona 寫了一位不到十二歲的小妹妹能在一天內讀十多萬字,在一個暑假裹看百多兩百本書,我只有驚與嘆的份兒了。 其實香港育才的能耐確有它一套,在家在校,孩子的學習時間表都排得滿滿,也許 mad dog 也可以把這點加在她 「只在香港」的例題上呢。

話說回我看書看得慢,打開 Leona 的新書 「這雙小手雖然小」兩星期了只看了一半,每篇都喜歡,就是沒有時間讓我專心來讀,那天在地鐵看幾頁,這天在艷陽下讀幾章,天天把書袋得穩穩。 所以我特別喜歡看像「這雙小手」類的散文,精、短,看罷一篇,擱下了隨時再翻,無需熱身。 長篇小說嘛,不是不好看,像我這樣心野的人,除非劇情特別緊湊,否則抱著書由第一頁'掃'到最後一頁的時候無幾,有時一擱多天,連劇情跟氣氛都忘了,再翻的興趣也減,我不知因此而半途而廢了多少本小說。

話回「這雙手雖然小」(藍天圖書出版),實是 Leona 的同名博格文章結集,可是翻書本跟看博格的味道不同,看了未在博格發現的文章,也有重讀的。 我喜歡書的編目,把八十多篇文章分成五章 (擦身而過/ 相逢何必曾相識/ 朝夕相對/ 男男女女/ 提防小手) 別類,基本是香港人物訪問或素描,筆調清新細緻,絕不婆媽,看得輕鬆。 前兩天重看了幾篇記倪匡風趣對答的,還是笑破肚皮,問題之間曾提到'他相信他信的上帝是外星人'...呵,倪匡還是跟'外星人'三個字拉了在一起 :)

說起來,我自小也曾想像地球人其實只是被星空間某巨族凌駕的小生物,人類在星空巨族眼中即如螞蟻在人類的世界一樣,渺小得可憐。我沒有宗教信仰,也不曾想像過上帝是個外星人,可若我的幻想屬實,倪匡的上帝不只一人了 :P


延續閱讀:
- 青出於藍
- 槍手

通告

Sherry 的「我之試寫室」剛換了新網址 : http://chusherry.wordpress.com/

讀者請更新資料。

Tuesday, 16 September 2008

Dada, Sanya, et Oléo

Voici l'histoire des trois petits escargots chez nous :

Un bel après-midi, Dada se promenait dans un beau jardin. Feuilles vertes, branches dures. Disons, la vie était belle, peut-être trop belle.

Sanya a trouvé le plus beau fruit qu'il n'a jamais vu. A peine monté dessus, il est attrapé par l'hôtesse du jardin.

Un cri d'enfant a réveillé Oléo. Voilà aussitôt il voyait une enfant, il se cachait dans sa maisonnette, faisait des bulles. Oui, Oléo faisait des bulles quand il avait peur, ce qui lui permettaient de se cacher encore plus profond, comme dans un rêve.

On ne savait pas depuis combien de temps Oléo se cachait dans sa maisonnette. Quand il a sorti la tête, il n'était plus tout seul.

Dada était le premier à se présenter, puis Sanya est allé lui faire des bisous. Ils se trouvaient dans une boîte fermée, soigneusement trouée, mais tapissée de salades et d'herbes.

"J'ai entendu dire que l'on va nous amener à Paris." Dada commençait dire, "dans une voiture."

"Qu'est-ce que c'est une voi-tur?" Oléo impatient, "Et, où est Paris?" "Je me demande..." Sanya ajoutait.

"J'avais un copain qui m'a dit que les voitures sont comme des araignées géantes avec quatre pattes rondes, mais en beaucoup plus bruyant..." Dada est un savant.

"J'ai peur..." Oléo était sur le point de pleurer, puis la boîte commençait à secouer. Ils se cachaient de nouveau dans leurs maisonnettes, sauf Dada.

Quelques instants après, quand tout est calmé, Sanya essayait de chercher Dada et Oléo. "Hé-o, où êtes-vous, mes amis."

Oléo était toujours dans sa maisonnette qui était maintenant à l'envers, sous une feuille de salade. Dada était à l'envers aussi, mais collait sur le toit de la boîte.

"Que fais-tu là, Dada."

"Je surveille."

"Où on est maintenant?" en ce moment Sanya se collait sur le toit aussi.

"Dans une voiture, je crois" Dada confirmait.

Oléo a sorti la tête tout de suite, puis hurlait, pleurait comme un bébé, "... sommes-nous morts ?"

"Calmes-toi Oléo, tout va bien..."

"Mais, je ne me sens pas très bien..."

"Moi non plus... j'ai envie de vomir"

"Drôle d'araignée géante..."

Ils s'ont endormis, et s'ont réveillés par de nouvelles agitations.


(à suivre)


- pour ma fille




("三隻蝸牛的故事" 中文版後補)

Sunday, 14 September 2008

My photo of the week : "Chasing the moon in highway"

Chasing the moon in highway.
在高速公路上追月


Happy Mid-Autumn Festival everybody !!

祝 大家 中秋節快樂!

Thursday, 11 September 2008

Un p'tit café?

在法向訪客說 "Un p'tit café ?" 即如在港問「要飲杯茶嗎?」,是一般的禮節。

記得小時候若家有訪客,母親定吩咐我說「快D斟杯茶比 xxxxx !」,而相熟的朋友又經常會開玩笑地回應:「唔洗'查'啦...」,母親接著會說:「過門都係客,要的要的...」,總之,你客我氣幾回之後,我還是要乖乖跑到廚房去'斟茶'。其實,茶是奉上了,要飲茶的客人並不多。客去茶留,禮節不過是表演的功夫而已。

在法國便簡單得多了,要是對方問你 "Un petit café?" (要咖啡嗎?) "une boisson ?" (要什麼飲品嗎?),只要答一聲 "Non, merci." (不用了,謝謝。) 便可以了,對方少會再堅持。 所以呢你要是口渴的話,便不要來中國人那一套「客氣」,說 "Oui" 就是了,要不只有眼巴巴看着別人喝他的咖啡了。

不過,中國人說'禮多人不怪',可又真是,若客人口渴了,那麼一句「要飲杯茶嗎?」便好討人歡心喲。 記得幾年前有個曾到香港的舊同事向我大彈她在香江的見聞,其中一件,是公司的接待員都不會提議 un petit café,也不會提供飲品。 我諾諾唯唯,不知如何應對是好...

說起來,這個夏天我們在巴里島的大小街道到處閒逛,好幾次被熱情的居民邀請入屋吃糕點飲咖啡,我們一邊以有限的英語搭著更有限的印尼語簡談,一邊呷著濃黑的咖啡,每次都感動。

"Un p'tit café ?",別客氣,反正都要斟,送大家一首 Oldelaf et Monsieur D 的 « le café»,請自便囉。


En France, on propose souvent aux invités ou visiteurs un petit café. En Chine, ou à Hongkong, on propose du thé (Voulez-vous du thé? / 要飲杯茶嗎?). C'est une politesse.

Je me souviens encore, ma maman m'a systématiquement demandé d'aller servir du thé dès qu'il y a des visiteurs à la maison. "No, merci..." "Si, si, si..." Entre le 'No' de visiteurs et le 'Si' de ma mère, j'ai fini par servir du thé alors que personne n'avait vraiment envie de boire...

En France, c'est plus simple, "Un p'tit café ?". Si on n'en a pas envie, dit 'Non merci" puis on n'en parle plus. Mais donc n'essayez pas notre politesse chinoise ici si vous avez soif, ou vous risquez de regarder les autres boire leurs cafés comme une nouille ;)

'Servir du thé' est une politesse chinoise, et le 'refus' aussi. Néanmoins, j'ai entendu une collègue se plaindre qu'on ne servait pas de boisson au bureau quand elle visitait Hongkong... :S

Nous avons été invités à boire du café et prendre des gâteaux chez les Balinais cet été. Simple, mais chaleureux, on est touché, chaque fois.

Alors, voulez-vous un petit café ? J'ai trouvé sur youtube « le café», un clip d'une chanson d' Oldelaf et Mr D assez marrant.

Wednesday, 10 September 2008

【photo】: plant (5)

This would be my last photo in this series.

photo taken in Munduk, a small village in Bali, Indonesia


Do you know what is this flower ?

Tips: This is one of the main agriculture products in Indonesia.

Answer:
Cloves (girofles/ 丁香)


(to be found in this page)

Tuesday, 9 September 2008

【photo】: plant (4)

Every Asian should know this fruit ;?

photo taken in Munduk, a small village in Bali, Indonesia



Answer:
These are coconuts.

(to be found in this page)

收花

見 readandeat 寫收花,我想起了在港時一次見到美女同事收花的事,覺得很有意思,每次想起都會心微笑 :


一日,美女同事又在公司收到一束漂亮的花,旁人都羨慕不已。 她看一看送花人的咭,把花放在一旁,却沒有特別高興的表情。

我好奇地打探,「怎麼了?花兒不合心意?」

「沒有什麼驚喜囉,是老公(註1)送來的...」

「哦 :O ??!」

「噯,總是老公送的花,要是有第三者送的話,會多一點驚喜吧 ;)」


死未 :?


註1: 「老公」是廣東話,指丈夫。

Monday, 8 September 2008

【photo】: plant (3)

Do you know what is this fruit ?

photo taken in Munduk, a small village in Bali, Indonesia


This one can be a bit difficult to 'guess' ;)

Answer:
Cacao.

(to be found in this page)

無題

週末,無所事事。 手執一書,帶女兒到公園吹肥皂泡。

兩個跟女兒年齡相約的小女孩見有泡泡飄零,趕了過來追拍。

隨隨地,三個、四個、五個小朋友跑到女兒身邊追拍泡泡,笑作一團。

女兒讓其他小朋友也來吹泡泡後,無法再取回她的肥皂泡泡。

過了一會,年紀較大者勝,女兒急得要哭。

孩子的母親干涉了,肥皂泡物歸原主,女兒又跟小朋友們手拉手地跑去玩了。

那邊廂,一位小弟弟邊哭邊追著他那被大朋友踼著的小皮球。兩三腳後,小弟弟終於追到他的皮球了。 抺過眼淚,隨即放腳又繼續踢玩...

畢竟,兒童的世界比成人的要簡單。

我看他們看得入神,帶在手中的書當然看不成了。

Sunday, 7 September 2008

【photo】: plant (2)

Now, can you tell what is this fruit ;?

photo taken in Munduk, a small village in Bali, Indonesia


Those on the picture are not ripped yet i guess ;)



Answer:
Papaya

(to be found in this page)

Saturday, 6 September 2008

【photo】: plant (1)

Do you know what is this plant in the photo?

photo taken in Munduk, a small village in Bali, Indonesia


At altitude of 800m, according to guidebooks, Munduk is a nice base to do easy trekking in its surrounding. There are also, together with other villages in the area, many nice plantations because of the weather. That fruit in the photo is one of the product in the region.


我是個五穀不分的城市人,在大自然對很多珍奇異寶常視而不見,很多時候就連可以放上飯桌的植物也認不出來,所以每每能把植物稱名之時,都會特別興奮 ;) 我在印尼的巴里島拍了幾張植物的照片,在這裏先放上一張。

大家能把相中植物的名字說出來嗎?


答案/ Answer:
Coffee. Berries are green when immature, then turn to yellow, red, and finally black.
咖啡。 果實綠色,成熟後慢慢地轉成黃、紅,最後變成黑色。


(請在本版內找/ to be found in this page)

Thursday, 4 September 2008

忘.亂.得.失

假期後的兩天,無論在家裹或在工作上都在'忘'與'亂'中渡過,也不知是因忘成亂,還是因亂而忘了。天涼雲暗有雨,好不容易才等到黃昏的一點藍天。

今早終於把在家電腦從糊塗難題中解了出來,呼,失而復得,避免了'至之死地而後生'的最壞方案,真感無限恩喜!

慢慢地生活再走上日常軌跡,訂閱的網文大致看了,散着的行李却還悶在一⻆,堆積了的臭衣服又等著被安置,幸好,假期的閒情還未離我而去。

書台旁的 schefflera 在夏日重新長了濃葉,看得我安慰了。見到竟有法語博客把「師奶筆記」放上她的 Blogday 2008,真是受寵若驚! Merci 绮芬,ça fait plaisir!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