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0 December 2008

「兩周一聚」: 午夜前的十分鐘

午夜前的十分鐘,我應該在家附近的酒館裡跟朋友們談笑風生,等候來年到臨的一刻。

***


「唔該,再要一杯'雪球'...」

我開始等得不耐煩了,十一時四十五分、四十六分...朋友還未到,我拿著'雪球'在人堆中轉,注意力不禁轉移到我麻痺的雙腿,顧不及儀態了,把那雙一年穿一次的三吋高跟鞋脫了出來再算。

地板冰冷冷,氣氛却熱呼呼,我的頭在轉,午夜前十分鐘了,還是先走為妙。

就在我把鞋穿上正打算踏出酒館之際,一名臉帶笑容的中年漢向我伸出手來,說「賞臉陪我多坐一會好嗎?」

我覺得他面善,好像在那裡見過幾次了,

「你是誰?噢 對不起...我們是相識的嗎?」

「呵呵,我也希望早認識像你一樣可愛的小姐。 朋友都稱我德古拉,因為我喜歡扮成德古拉到萬聖節的派對...」說着便拉著我的手走到舞池中央,「好吧讓我來認真回答你的問題,我們在幾分鐘前認識,剛才跟你打過招呼了...」

我怎麼也想不起來,也許他一直在人群當中...


- 未完 -



請按此看 續...



其他參與此次「兩周一聚」的博友還有 :

- 出此期題目的 周游
- C9 讀與食
-
- mad dog
- sherry
- Hongkie
- longqt
- JO 子
- 小孜媽
- Haricot
- 揚眉女子
- C+
- miobb
- yaya
- laichungleung
- athrunz

Saturday, 27 December 2008

【photo】: Clock


順便提醒大家下週二,十二月三十日的「兩周一聚」,這次是由周游出題的「午夜前的十分鐘」。


並預祝大家 新年快樂 !!

Sunday, 21 December 2008

駱駝跳舞 / Reste soi-même

在圖書館借來一本自己也覺得很好看的兒童圖書《Souris et Singeries》,插圖為 Christopher Wormell 的浮雕版印刷,出版社 Circonflexe,收集了廿多個啟智的寓言故事,有耳熟能詳的「螞蟻與草蜢」和「狐狸與葡萄」等等等等。 其中有一個伊索 (Aesop) 的「猴子與駱駝」是我第一次看的,大意講罛動物舉行舞會,駱駝見猴子舞藝好而贏得全場歡呼聲,嫉妒起來,想東施效顰,怎知自己苯重的舞步怪模怪樣,反而令罛動物反感,被驅出場。 故事說出盲目模仿他人的荒唐,書中寫寓意 'Reste toi-même' ,廣東話 :'做返'你自己 (暫時想不到另一個翻譯)。

天生我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沒有必要像羊群般跟著別人咩咩叫。 別人跳舞出色,自己不一定會跳 ; 別人穿底腰褲,自己不一定穿得好看 ; 流行什麼什麼牌子的貨品,自己不一定要跟風; 潮流興什麼玩意,不一定也要買 ; 別人說的話,先經過自己的腦袋來想想 ; 更大的理論,也有不合自己的地方 ...雖然我知道我明白,在群體的社會,要'做返'你自己談何容易。

On a emprunté un joli livre《Souris et Singeries》 illustré par des linogravures magnifiques de Christopher Wormell. Une vingtaine de leçons de vie sont tirées des fables connues, dans lesquels j'ai découvert "Le singe et le chameau" d'Aesop. 'Reste toi-même', cité. Intéressant. Ah, les fables ne se vieillissent pas.

【photo】: Snow



預祝大家 聖誕快樂 !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Joyeux Noël !

Monday, 15 December 2008

「兩周一聚」: 禮物

森美又把德古拉送給他的時光機拿出來,打算回到八五年去見他的老友米高。 自廿四歲那年他把這小玩意從抽屜裏拿出來之後,離家'遊歷'的時間越來越頻密,由最初的一月一次,到幾乎一個星期一次,只需在那粉盒狀的物體上按幾個鈕,無聲無色,從一個時代走到另一個,多令人迷惑的玩意,他開始明白德古拉當年跟他說'愛上旅行'的意思了。

那一晚,森美跟珍妮和彼得在外渡過了一個胡鬧的萬聖夜,畢竟 'trick or treat' 的年紀已過,他是有點懷念小時候跟著媽媽去派對的日子,事實上每當他想起那些日子,心便會揪起來,他當然知道母親一下子消愁的原因。

剛把門打開,便聽到母親蘇姍的聲音,

「好玩嗎?森美。」

「還可以吧,珍妮和彼得實在太胡混了...你在等我嗎?」

「噢 不...啊,是的,可以讓我看一下那部時光機嗎?」

森美等着的這一天終於來臨了,他本來就不相信母親只會眼瞪瞪看著他步德古拉的後塵,她固然也要來看個究竟,玩個所以。

「當然可以了,」接着跑到房間把那部小機器拿出來,「我來教你用好吧...」

蘇姍把時光機握在手裡,輕掃著那金色的按鈕,有點茫然,若有所思,「不用了。 森美,今晚可以把它借給我用嗎?」

「你肯定會用嗎?」 森美開始有點擔心,「要回來啊 ! 媽,別忘了我在這裡等你呀。」

「應承你! 我今晚就回來。」

儘管不放心,森美還是把時光機交到蘇姍的手裡。

自蘇姍踏上時光機的一刻,森美在大廳不停地度步,一個、兩個、三個小時,好不容易才等到蘇姍帶著笑容回來,

「不好意思要你久等了,第一次用這東東,搞錯了時間掣...」然後兩母子絮絮不休整個晚上愉快地交流着時光旅程間的故事。 蘇姍重獲她的笑容,森美重獲他的母親。

雖然時光機把母子間的距離拉近了,漸漸地也因此而被推遠了。兩人各自間斷離家'遊歷',回過去的,到未來的,相見面的時間越來越少,蘇姍在察覺到問題之前,年輕的森美已經變得胡混,學業倒退,生活顛倒,對未來沒有一絲幻想,更莫道什麼積極的人生觀了,實在,一個對未來及過去都掌握在手的年輕人,那會再有幻想。

蘇姍決定就森美的生日來跟他好好地談一下。

「生日快樂 !」蘇姍把禮物放在兒子的手裡,親了他的臉頰一下道 :「快打它打開喲!」

「這麼心急,你又在什麼年代帶來這'寶物'了?」森美把精美的包裝盒一下子打開來,只有兩張紙,還未把它看清楚,已聽到母親蘇姍的聲音,

「今天是你的生日,咱們一起去紐約 ! 讓我們母子一起好好地渡一個週末...」

「現在就去?」

「對,現在就去。不回過去,不到未來。有什麼比今天的時間更可貴? 去目前的紐約 ! New York at present!」


- 完 -




其他參與此次「兩周一聚」的博友還有 :

- 出此期題目的- C9 讀與食
- 筆路
- mad dog
-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 小孜媽
- Mugen C
- Haricot
-
- 媽媽阿四
- Imak
- 周游
- 揚眉女子
- aulina
- zero
- arthrunz

Sunday, 14 December 2008

【photo】: Present



Haven't gone out yet to see the Christmas window displays this year. Here's a photo taken last year. Happy holiday everybody!


襯一下明天「兩周一聚」的主題,在這裡放上去年拍的一張燈飾。

文化差異/ Différence culturelle

我猜,一般異鄉人常遇到的,不是歧視的問題,而是來自文化的差異。

別看輕文化差異的細膩,單談拆禮物,便可以搞出笑話,甚至誤會。 文化越深,禮義越固,越教外來者吃不消。別說越洲越國,說一處鄉村一處例,再明白不過了。 自然這不單指東方人在西方的問題,也是西方人在亞洲的煩惱。 曾聽到一位洋媽媽說她的兒子初到星洲時受不了當地的風氣,孤單頹喪。 我又經常想起離鄉別井到香港工作的菲泰印傭,她們要面對的文化差異,也一定不簡單。

要找到打開障礙的鑰匙,沒有捷徑,只有多看書,多觀察,多提出問題,最需要的,是時間,和耐性。

在外生活,若老是想著家鄉的一套,準會氣死。


Je penses, que les expatriés font souvent face aux différences culturelles, beaucoup plus qu'à la discrimination.

Les différences culturelles viennent de la vie quotidienne. Elles sont si fines et délicates, qu'elles peuvent parfois provoquer des malentendus. La politesse d'ouvrir les cadeaux dont j'ai parlé dans un précédent billet est un bon exemple. Quand une culture est plus profonde, il y a plus de règles de politesse, c'est donc plus difficile pour un étranger de les suivre.

Sans parler des différences entre continents, celles entre les régions ou même les villages peuvent être très importantes. Alors naturellement ceci ne s'applique pas seulement chez les asiatiques vivant en occident, mais aussi les occidentaux en Asie. Une fois une maman occidentale m'a dit que son fils ne supportait pas la vie à Singapour au début et était très déprimé... Je pense aussi souvent aux domestiques qui quittent leurs maisons aux Philippines, Thaïlande ou Indonésie pour aller travailler à Hongkong. Ce à quoi ils font face à Hongkong ne doit pas être simple.

Il n'y a pas de raccourci pour trouver la clé culturelle d'un autres pays. Seulement la lecture, l'observation, les conversations, le temps, et notre chère patience.

Si l'on appliquait directement notre culture de la maison à l'étranger, on s'énerverait.


延續閱讀:
東西文化思想衝突 / Cultural Differences

備忘

嘩 原來明天又是「兩周一聚」的約會了 ;)

Saturday, 13 December 2008

差不多

今天終於提起腿跑到十三區唐人街買菜,想起來該有幾年沒特意去那邊買菜了,今次主要是去找羅漢果,孩子有小咳,想試試中式調理,煲個秋冬潤湯。

在超市找到了,只有一個牌子,1,98歐元四個。 本來也想買西洋菜的,找不到,心想沒有西洋菜也沒關係,有豬腱及羅漢果該差不多吧,再算。

回家把羅漢果拿出來,果皮殼破了,靠鼻子嗅,好香,一下子像跑到娘家的廚房一樣。 沒有西洋菜,在食譜找到最接近的一個叫'羅漢果雙杏煲豬肺湯',家中有南北杏,便決定煲這個,用豬腱代替豬肺,也差不多吧。

不過再看,問題便出來了,只用四分一個羅漢果? 果肉不連皮,會不會只放果肉不放皮呢? 不過果皮也好香啊,可是果殼散在湯中會不會造成太多硬渣? 我心大心細,還是沒聽食譜的,把一整個羅漢果放在煲中。 然後要南北杏五錢四錢,即是多少? 噢 我大大概概各樣放了一些,差不多差不多。 另外家中又沒有陳皮和蜜棗,本來紅棗和蜜棗差不多,也是棗,不過到底功用不同,只有作罷。

成了,打開煲蓋,我這個名符其實只有羅漢果雙杏及豬腱的湯,色暗黑,還以為過火煲壞了。 嘗一口,非常甘,也許是南北杏多放了?羅漢果味重,味道單一,無法,材料不足。 不過不難入口,算是過了自己這一關,便為女兒倒了一碗。 嘿,誰知不到一湯匙她便不要喝了,差不多要給她氣死。

Sunday, 7 December 2008

【photo】: "Light in the dark"

Parlez-vous la même langue

Plusieurs bloggers hongkongais ont écrit leurs pensés vivant à l'étranger, lié avec ce que je pense récemment.

Ayant occasion de vivre à l'étranger est une chance, quelque soit la durée. Mais parfois, le feeling d'un expatrié (ou immigrant) est compliqué, sentimental. En s'intégrant dans une société, nous perdons une partie de soi-même, sans se rendre compte, ou trop tard.

On est, à un moment ou un autre, fatigué d'adopter sans arrêt notre nouvel environnement. Ce n'est pas seulement une question de langage, c'est l'ensemble dans notre âme jusqu'à un poil le plus sensible. Oui, le plus grand avantage de vivre dans notre pays natal est notre pouvoir de communication fondamentale, qui vient de notre corps, culture, référence, non-verbal. Telle communication profonde, forte, subtile, est vigoureuse comme notre terre sous nos pieds. Elle n'est pas explicable. Sans posséder cette capacité non-verbale, on ne peut être qu'un outsider.

Manque d'une connaissance de culture locale, sans sujet commun, on ne sait pas rire par les blagues, et on n'arrive pas à pleurer devant une tragédie. Hongkong par exemple est une ville très vivante, énergétique. La mode change rapidement, l'argot aussi. Chaque fois qu'on y rentre, on s'y reconnais moins. Peu à peu, on perd la magie de communication avec notre ville natale, même avec nos amis du pays. Avant que notre relation magique (la capacité non-verbale) à l'étranger soit développée, nous sommes devenus des âmes flottantes, sans maison. J'ai parlé du mot chinois 「竹星」(bambou, prononce 'jooc-sing') dans un vieux billet. Ce mot péjoratif signifie les chinois nés à l'étranger qui connaissent ni l'un ni l'autre culture à cause de leur situation. Bon je ne suis pas un 'jooc-sing', mais je commence à ressentir la frustration d'être ni l'un ni l'autre. Je crois, ceci est la grand difficulté vivre dans une mélange de culture.

〔la version chinois originale était ici, le texte n'est pas traduit mot à mot〕

Wednesday, 3 December 2008

What Kind of Soup are You?

剛念着自己替家人煲的湯水實在不夠,在 mad dog 那邊看到這個'湯水測驗' ;) Please enjoy my soup :P




You Are Minestrone



You are a spontaneous person. You don't make or follow rules. You just go with your gut.

You're eager to go wherever life takes you. If something doesn't work out, at least you've learned.



Nutrition and eating healthy is very important to you. You eat your veggies.

That being said, you're not a picky eater. You like all foods.

Sunday, 30 November 2008

「兩周一聚」: 朋友



「十月中,一個無聊的網人開了一個虛擬的網上派對,繼而定期的聚會,一次兩次三次,來參加聚會的人素未謀面,却也帶著熱誠而來。 是『文字』把天空下不同⻆落的陌生人拉在一起,是有點虛無縹緲, 又是如此真實。 我不知道這個虛擬的約會將延續多久,不過在這個感情複雜的社會,能找到同聲同氣的,也可稱得上是緣份是朋友吧...」

看罷後森美把電腦關上,吐了聲「老土」,然後又把他的時光機拿出來,打算回到八五年去見他的老友米高。

- 完 -



其他參與此次「兩周一聚」的博友還有 :

- 出此期題目的筆路
- Haricot
- 周游
-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 readandeat
- Zero
-
- 揚眉女子
- mad dog
- 小孜媽
- Mugen C
- arthrunz

Saturday, 29 November 2008

栗子

前陣子在右邊 sidebar 作了以下一條問卷 :


想問,你希望在這個博格看到 (可選多項) / QUE SOUHAITEZ-VOUS LIRE DANS CE BLOG:

中法翻譯 les billets bilingues français/ chinois  : 5 (45%)
 
文化差異 / culture shock :  6 (54%)
 
語言 / méthodes de langues :  5 (45%)
 
飲食 / gourmand :  7 (63%)
 
人生哲理 / philosophie : 4 (36%)
 
電影討論 / films review : 4 (36%)
 
虛構故事 / récit : 1 (9%)
 
相片 / mes photos   5 (45%)
 
還是,不會回來看這個博格了 / Ou alors, de toute façon vous ne revenez plus : 0 (0%)

Nombre de votes jusqu'à présent : 11
Sondage terminé


期滿,十一個回應,竟然有 63% 超半數選擇了「飲食」,也算是預期內的意外,我不經常寫飲寫食,猜大家有這回應是對法國菜有興趣吧?! 不過要是大家知道我有時候一日兩餐意粉,也許會舉手投降了。要看美食,到讀與食那邊可能會比較容易 ;P

好吧,跟珠者赤,不會煮,也會找吃的,有機會嘗試多在這裡寫寫飲食便是了。 昨晚外出在我們喜愛的餐廳晚宴,我要了一客蛋浸栗子奶油配鴨片 (忘了菜名,大概是這樣吧) 作前菜,算是港人叫的'時菜'吧。 冬天了,吃栗子。

這邊以栗子作的菜好像有不少,甜品糕點更多,還有一種在香港大街小巷常見的抄栗子,在這裡也不時有見,不過賣的氣勢不同,沒有大鑊大鏟,只有一個小推車,黑煤上的栗子靜靜地被烤著,多是新移民謀生的小作,有時見到買一小包放在手心中,暖烘烘。

備忘

提醒大家,別忘了我們明天「兩周一聚」的約會 ;)


後記:
十一月三十日的「兩周一聚」如期開了,有興趣請過來坐坐。


另 : 下期十二月十五日的「兩周一聚」已由C9讀與食出題目,有興趣者可在那邊報名了。

Thursday, 27 November 2008

同聲同氣的幸福 / Parlez-vous la même langue

最近幾個博客無獨有偶地寫過鄉情,衝着我的思潮,上星期跟同事又無意中扯上有關的話題,把屁打了出來,又繼續生活。

能到外地生活,無論是長是短,也是一個難能可貴的機會,不過遊子的心情往往是比較複雜,兩年多前讀過一篇很感人的「當我老了」,在舊文己經提過了,今天再把它找出來看,感覺又不一樣。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在溶入另一個社會的同時,即使鄉音未變,跟家鄉的距離仍不自覺地拉遠,這是無可避免,也是無可奈何的。

有時候,不斷去適應另一個生活環境也是頗累人的事。 我相信能夠在土生土長的地方生活,最大的便利便是跟當地人那種微妙的溝通能力,那不單只是語言上的,也是文化上的,由身體上發出來的,不言而喻的,也不是語言可以解得清楚的。那一種'無言'的溝通,如腳下的土地一樣堅硬。 若缺乏這種'溝通',即使未被排斥,便只能擔當「局外人」了。 再說下去,中國人所謂的「同鄉好說話」,再簡明不過。 廣東話的說法,「見你旭吓條尾知你想點」。

少了地方文化,缺乏共同話題,單說笑話不會笑,悲劇不會哭,已夠沒趣。尤其在香港這個節奏轉得極快的城市,資訊快、潮流快、俚語也過氣得特別快,即使一年回港一次,共通的話題越來越少,與朋友談談天氣,問聲你好嗎我好嗎,然後便有點無以為繼。 不過,說是跟海外生長的朋友無所不談嗎? 又不盡然,畢竟並非土生土長的,要是對他國文化語言不能盡握,到底是個「局外人」,可憐是,要來安心的又不一定懂得你家鄉那套'溝通',沒說出的話,自然地石沉大海去。 在海外的遊子,即使不是「竹星」,會不會漸漸地也感到有點'兩頭唔通'了?! 這是我覺得處身多元文化最難走的地方。

人類本來便是感情複雜的動物,若能找到同聲同氣的,也可稱得上是緣份是朋友吧。



〔pour la traduction en française click ici


延續閱讀:

- Toffeeland
- 跟香港的距離
- 此路不通
- 此心安處是吾鄉
- Two years and two months
- 無限思的異鄉人

Sunday, 23 November 2008

My photo of the week : "Drawing in the sky..."

我的「無關痛癢」

週末到唐人街附近那家久沒重遊的公共圖書館,有點失望,中文藏書方面跟多年前一樣只有幾欄,以內陸作者為主。不過在除志摩與冰心之間,居然讓我見到一本亦舒的散文集,一篇不到一頁紙,二零零三年出版《只是比較喜歡寫》。 如獲至寶把它一拼借回家,給我一口氣讀了一半,很爽。

不記得少年時讀過什麼亦舒的小說了,印象中都是清簡易看的書,沒有什麼喜不喜歡,樂得打發幾個寂寞的晚上便是了。 今天讀她的散文,不知何故想起了活地阿倫,中產的牢騷,看着讀着也許間中會被刺一下,看罷讀罷又覺得如此無關痛癢,像清水一樣,簡簡單單,或可解渴,有何不好?

有見自己打中文的速度略有進步,心野野又多開了一個全中文的博格「無關痛癢」,想學寫寫散文。 請大家別見笑,多多指教 ;)

Tuesday, 18 November 2008

Abracadabra, je n'allume pas mon ordinateur aujourd'hui....

fooou, c'est plus difficile qu'à interdire ma fille regarder la télé :/


魔法魔法...今天我不打開電腦...

天,怎麼比禁止女兒看電視還要困難 :?

Sunday, 16 November 2008

【photo】: Roots / 根



If those roots are essentiel to that little island, would it sink if roots are taken?


Sont-ce les racines qui tiennent l'île, est-ce qu'elle va couler si on les enlève?


若「根」是那小島的支柱,起了根,小島會不會沉下去呢?


最近天灰心也灰,為一些老問題而情緒低落,又寫不出一個所以來。 本來已變得越來越內向,如今連屁也放不出,怕會困出個怪病了。

大概是時候減少自言自語,嘗試多外出多吸新鮮空氣好了,希望會有所改善。

順便與大家分享 Meiling 今天抄出來的博客十誡

Saturday, 15 November 2008

「兩周一聚」: 愛

蘇姍手執電視遙控器,漫無目的地亂按,螢光幕隨著按鈕跳動,『二萬五千隻北極白熊因為失去冰塊地域而無法尋食 .....失聰女生自斷,家人痛心..... 奧運委員會受政治壓力.....年輕影星被男友意外殺死.....七至九成在巴基斯坦的婦女仍是暴力下的受害者.....世界上每天有四千五百名兒童因為缺乏飲用食水而死亡...』

「天,還是沒有新聞的才是好新聞。」

把電視關掉,一下子四周一片死寂 ,心神更加不定。 隨便在檯上找來一本雜誌,一屁股掉到沙發上,又再站起來,走到露台上去。

十月初秋,天涼風起,蘇姍把被肩拉得更緊,呆呆地盯着鄰樓探出來的昏燈,隨著搖曳的窗簾一晃一盪。

街上不時傳來孩子們 trick or treat 的叫聲,像是流聲機一樣,把蘇姍帶到從前的她,遇上這樣一個男人。

「男人有股特別攝人的魅力,頭髮被梳得貼耳,目光如炬,炯炯有神。 啊,森美不也是這樣形容過他嗎? 不,他那不只是魅力,是魔力。 頭一眼看見他,便知道會為這個男人而落淚了。就是想不到,我們只能相處短短一個晚上,這一個赤熱的黃昏之戀,連在夢中想起來也會臉紅耳赤。他的舞步是如此地與眾不同,連愛語也別有心思,我隨著他跳,實在是他跟著我擺,我好像再聽不到音樂聲了,耳根只留下他的情話,鑽到我的心房。」

這麼多年來,蘇姍沒有打算忘記這個男人,直至那一夜...

門扇被打開,是蘇姍的兒子從外回來了。

「好玩嗎?森美。」

「還可以吧,珍妮和彼得實在太胡混了...你在等我嗎?」

「噢 不...啊,是的,」蘇姍想著懸在心中的事,問森美,「可以讓我看一下那部時光機嗎?」


- 完 -




其他參與此次「兩周一聚」的博友還有 :

- 出此期題目的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 小孜孜媽媽
- 筆路
- mad dog
- 揚眉女子
- 媽媽阿四
- out of track
- arthrunz
- zero
-
- readandeat


另外: 筆路已刋出了下期三十日「兩周一聚」的題目,有興趣者可在那邊報名了。

Friday, 14 November 2008

備忘

提醒大家,別忘了我們明天(愛爾蘭時間)「兩周一聚」的約會啊 ;)



後記:
十一月十五日的「兩周一聚」如期開了,有興趣請過來坐坐。


另 : 筆路已刋出了下期三十日「兩周一聚」的題目,有興趣者可在那邊報名了。

Thursday, 13 November 2008

烤蛋糕記

停戰紀念日公眾假期,無所事事,拉著女兒的手到一蹦一跳到超級市場買材料,烤蛋糕。

一杯純味酸奶酪、兩杯糖、三杯麵粉、一小包酵母粉、三隻蛋、半杯油、兩個梨子或萍果。 開工。

原來家中還有一包用餘的麵粉,先放。 來一杯,兩杯,再加糖...哎呀,不對頭,

杯邊有條蟲仔在'逃亡'?! 快,

定是舊麵粉太舊了,通通要掉進垃圾筒。


再從頭開始,一杯,兩杯...攪好了。

四十五分鐘之後,蛋糕被烤得 香噴噴 !

加進生果的主意真好,吃起來有口感,是女兒在學校帶回來的食譜呢。 大家試了一口,都很滿意!

我把烤成的蛋糕暫放在焗爐內,打算把它作飯後甜品。

然後,忘記了放在焗爐的蛋糕。


準備晚飯的時候到了,我又扭熱焗爐,

幾分鐘後打算把雞腿放進去,嘩

被我遺忘了的蛋糕被燒成煤炭,我成了'主兇' !


又自怒又慚愧,跑出飯廳跟女兒報告,「你的蛋糕被我烤壞了。」又說了兩遍,

期待她尖叫、責怪、取笑。

她愛理不理,又再盯著電視。

也許我的詫異被她看出來了,才說了句,「媽,不要緊的...」

難道女兒比自己高明,明白到「製作只在乎過程,不在乎結果」;?


想起小時候父親也有過㷛燶粥的記錄,一時成為我的笑柄、父女之間的樂趣,

「還記得你曾經㷛燶粥嗎?哈哈,爸爸㷛燶粥,㷛燶粥...」又重複了一段日子。

一彷眼,又是幾十年了。

Monday, 10 November 2008

Hongkong 香江

又有同事要到香港去了,我又再嘗試列出一些觀光點。 關於飲食方面,真的無能為力,香港變得太快,好的餐館又層出不窮,不知在港的博客有沒有好介紹了。


Des endroits que je vous conseille d'aller voir si vous passez à Hongkong:


Sur la péninsule de Kowloon (九龍半島):

- Yaumatei, Tsimshatsui, Mongkok sont trois quartiers qui ne dorment jamais, où presque.

- Il y a quelques musées nichés à l'est de Tsimshatsui, dont le Musée d'Art (香港藝術館) qui a une jolie collection permanente de peintures montrant des paysages historiques de Hongkong. Je les trouve intéressants.

- "Wong Tai Sin" (黃大仙), un beau temple taoïste très populaires à Hongkong. Il y a un grand jardin dernier les temples dont on ne parle pas souvent.

- "Le Temple aux dix milles Bouddhas" (萬佛寺) à Shatin.

- "Chilin Nunnery" (志蓮淨苑), un couvent bouddhiste construit dans le style de l'architecture Tang: les toits des bâtiment entièrement en bois, sans un clou en métal ! Situé à la sortie du MTR station 'Diamond Hill', un peu loin du centre touristique.

- Saï Kung, un quartier sympathique à l'est de Kowloon. Si vous avez le temps, allez-y faire un tour. Quelques plages sauvages, cachées, sont parmi les meilleures de Hongkong. Le "Sai Kung Country Park" à l'est de la péninsule est le plus grand parc naturel. Des sentiers de randonnée vous y attendent.

- "Wetland Park" (濕地公園), un parc zone humide à Tin Shui Wai (天水圍), au nord-ouest des Nouveaux Territoires, en face de la Chine continentale. Un endroit rare & détendu. Plaît aux enfants et aux familles.

- Il reste des sites historiques dans les Nouveaux Territoires, eg "Kam Tin Kat Hing Wai" (吉慶圍) à Yuen Long est un de beaux exemples de 'Walled Villages' qui date des dynasties Ming ou Qing. 'Walled Villages' sont des villages entourés, protégés, par des murs, contre les pirates ou les bandits de l'époque...

- Quelques marchés exotiques (marché aux oiseaux, de poissons, de jades...), à voir.

- Marchés de nuit à Temple Street, Yaumatei.


Sur l'île Hongkong (香港) :

- "The Peak", un 'must'. La vue clichée de nuit est vraiment magnifique.

- Central, quartiers bureaux, l'ambiance change du jour à la nuit.

- Le "Hillside Escalator Link", qui lie Central est le Mid-level est le plus long escalier automatique du monde, si je ne me trompe pas.

- Sheung Wan est un quartier intéressant. Des anciennes maisons ('tang-lau' 唐樓) et les commerces traditionnels y restent, au long de la rue 'Des Voeux Road West' et 'Wing Lok Street'. On y trouve fruits de mer séchés, épices, ou herbes séchées pour la médecine traditionnelle chinoise... à explorer.

- Prendre le tram est un plaisir à Hongkong. Essayez le trajet de Sheung Wan (上環) jusqu'à Causeway Bay (銅鑼灣), par exemple.

- Tiger Balm Gardens (虎豹别墅), un jardin construit par la famille Aw Boon Haw dans les années 30. Assez kitsch, ce jardin a été créé, au départ, pour la promotion du Baume du Tigre. À voir si vous avez du temps. ce jardin est fermé au public, selon info des bloggers hongkongais.

- Aberdeen, au sud de l'île, pour son cliché des bateaux de pêcheurs.

- "Ocean Park" (海洋公園) est un grand parc de distraction. J'aime surtout ses aquariums géants exceptionnels, à voir!

- Shek O, où les plages, et les sentiers de randonnées vous attendent.

- Lan Kwai Fong & Wanchai sont deux quartiers pleins de bars de nuit, souvent fréquentés par les jeunes et les expatriés.


Les îles :

- Cheung Chau (長洲), une de mes îles préférées, sans voitures. On y va pour le calme, les plages, les petits gourmandises à manger sur le pouce, et les petits sentiers de promenades... À découvrir: la caverne de Cheung Po-tsai (張保仔), un pirate féroce du 19ème siècle. La légende dit que ce pirate a stocké son trésor ici ;)

- Lamma (南丫島) est la troisième plus grande île du territoire. Sans routes, ça reste une île paisible. Il existe des sentiers faciles pour la randonnée, une communauté importante d'expatriés, et des restaurants de fruits de mer bondés le long de la côte...

- Lantau (大嶼山), est la plus grande île. A part le nouvel aéroport, il y a aussi un fort développement au niveau immobilier sur cet île. Malgré tout, il reste toujours une grande partie de l'île couverte par la nature. Idéal pour faire du trekking, ou découvrir le visage traditionnel des petits villages comme Tai O (大澳) qu'on l'appelle aussi la Venise de Hongkong. Autrement, le monastère Po Lin (寶蓮寺) dans le village de Ngong Ping est la principale attraction touristique. Une statue de Bouddha géante et à l'extérieur du monastère Po Lin est la plus grande au monde dans sa catégorie!

Sunday, 9 November 2008

【photo】: Multicolor land

再寫 princesses

上星期寫了一篇 Princesses,談到心地善良的 Shrek,談到變成醜妖的 Fiona 公主,談到我們不實際的幻想。

見 Justin 寫泡洋妞,又想再寫 princesses,寫 Ariel 在《The Little Mermaid》那美人魚公主。

同樣地,有機會看迪士尼的美人魚公主也是拜孩子所賜,原來 Ariel 為了一眼之緣的陸上王子,甘願背負海皇,冒險附魔,愛無反悔地犧牲自己的聲音、放棄自己的身份、遠離自己的家園及朋友,獨自到達異「地」,一心一意,只求表達自己的愛意,後來莫說王子的心,差點連自己的性命也犧牲了... 最後當然是大團圓結局。 不過說起來,是什麼令 Ariel 如此愛無反悔呢? 難道海王宮內沒有比 Eric 王子更有吸引力的少王子嗎?

除了'情人眼裡出西施'外,我想到一個字 : "exotic"。外來的異地的不同的東西特別有吸引力,正所謂'與眾不同'。

舉例,亞洲人很喜歡西方的嬰兒,還記得在我的少年時代,流行年輕孕婦在房內張貼外國嬰兒相的海報,聽說有助生個漂亮小寶寶來 (難道會幫助生個藍眼晴的小寶寶不成 :?),即使今天,西方嬰兒仍常是亞洲女人'肉緊'的對象,帶著小寶寶到亞洲旅行的西方人,便常是'受包圍'的對象。

另一方面,西方人覺得東方的嬰兒很可愛,也覺得亞洲的小朋友比較乖巧安靜。後者大概是 cliché,前者也是因為 exotic 所至吧 ?!

所以當 Justin 寫泡洋妞,mad dog 留言寫 「唔少竹星都係揀番 asian, 黐親鬼佬嘅香港人, 反而都係去咗嗰邊好短日子, 甚至無出過國, 非常奇怪」,我便想到 exotic 這字了。沒有所謂好不好該不該怪不怪,喜歡、想、好奇,自然地受異品所吸引吧了,年輕的我們不也是 Ariel 公主嗎? 見了識了,考慮便多了。 所以只有少年不怕虎,會追著夢義無反悔地跑,多美! 至於追不追到,藉不藉得像 Ariel 一樣放棄一切來追,又是另一個問題了。哎喲要是一天孩子要像 Ariel 追夢,我又該如何面對好了?

第二集的人魚公主,故事重演,Ariel 與 Eric 王子在陸地生活,却不准許女兒接獨海洋,生怕發生危險。 不過越受障礙越有吸引力,小公主還是跑到海洋去...

Tuesday, 4 November 2008

One Minute 六十秒

Have just discoverd that interesting The One Minute Writer, via Blogger's 'Blogs of Note'. The idea is simple: read the writing prompt, then write something in the 'Comments' section within one minute!

一分鐘可以做些什麼?

剛在 Blogger 的 Blogs of Note 發現了這個有趣的英文博格 The One Minute Writer,每天一個小題目,然後讀者在Comment 欄在一分鐘內寫一些有關的文字...

不過寫字母還可以,若以我打中文的速度,一分鐘可能只可打一句句子而已 :P

考考大家輸入中文字體的功力,可不可以在我這篇的留言欄裏,在一分鐘內描寫一下你眼前所見的東西 :?

Monday, 3 November 2008

Princesses

Dimanche, je me suis réveillée par la voix chantante de ma fille, "Un jour mon prince viendra..." C'est beau, n'est pas?

週日早上被女兒的哼歌而喚醒 : "一天,我的王子將到來..."

夢醒夢在,寒冷的早晨由童話世界來開始,美不?;)

因為孩子的關係而發現了不少動畫片,《白雪公主》只是其中一部。

在這裡想提到 《Shrek》,DreamWorks 出品,一個關於'吃人綠魔怪'與'美貌公主'的故事。再貼劇情地形容: 那是關於一個心地善良的'吃人綠魔怪'與一名中了魔法而變成醜妖的'美貌公主'之間,由相識相知繼而相愛的故事。 《Shrek》是我很喜歡的一部動畫片。

鮮花插在牛糞上,或美女與野獸等故事已聽過很多了,所以我覺得這類野獸與醜妖的故事特別 cool,特別有性格。

綠色魔怪找到真愛,多麼震奮人心 ! 可是再想深一層,我們誰又不是 Fiona 公主? 男男女女也好,即使如何完美,心知肚明是也有變成'醜妖惡魔'的時刻的。於是,我們都在尋找一個能夠忍受自己惡魔臉孔的另一半,一個 Shrek 或者一個 Fiona。 所以,用眼看不成,要用心去探。

說來,我不怕遇上 Shrek,倒有點怕遇上 Fiona,不怕她/他變成醜妖惡魔,倒怕他們失驚無神地變。 反過來問自己,最近會不會由 Shrek 變成 Fiona 了?

我明白每個小女孩甚至大女人,都或多或少曾幻想過或繼續幻想自己是那位穿著白色圓台裙的公主,牽著理想中英俊的王子,在舞會中慢舞。 我們忘了,王子也有拉肚子放屁的時候,poo poo,拉同一張廁紙。


也許正因如此,我們都喜歡電影、小說、音樂、童話...

Sunday, 2 November 2008

Friday, 31 October 2008

真實與不真實

這兩天完全沉醉在幻想的世界裡,由時光機跳到 Harry Potter...昨晚還開始孵一隻恐龍蛋,不知恐龍仔何時鑽出來呢 ;)

* * *


突然想起香港漫畫家阿虫好像寫過,「是人是鬼皆快活.最是煩惱是半神。」

是十月尾的冷風冷雨令我胡思亂想了嗎?

* * *


冬天要來向我們招手了,冷風正往心頭刺。 想起了北方的城市,不知周游搬家可順利?香港的家人還在穿短衣嗎? 呀姨在彼方天氣開始冷吧? 遠方的朋友在惱嗎? 台灣的朋友你要等我來探望你啊 !

十一月頭,一年好快又過去。

* * *


「兩周一聚」越來越熱鬧,是互聯網把一群五湖四海的朋友拉在一起了,不過想到這些全靠無數的粒子和電路,不禁覺得太微妙了,有點不真實。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已出了下期的題目 ,請齊來參與吧,讓我們鑽進網線,在空中相遇。

Thursday, 30 October 2008

「兩周一聚」: 我有一部時光機

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一日,即如每年的萬聖夜,晚飯過後便隨母親外出去她的「派對」了。 媽媽的興緻越來越好,挑的派對也越來越大。那一年,我們到了市郊一座城堡,搞不清楚到場的是人還是鬼,這邊一個長牙的,那邊一個長舌的,媽媽極其興奮,早擠在人鬼群中嘻嘻哈哈了。 大廳內擠滿人和鬼,烏煙瘴氣,我受不了,着實也有點害怕,唯有獨自跑到花園去。

大花園內人影處處,成雙成對,或獨飲獨醉的,却只有風聲相隨,好古怪的氣氛。

正在進退兩難之際,昏燈下不遠處一名打扮成 Dracula 獨自坐在石発上的伸士,向我這邊望過來。 這德古拉有股特別攝人的魅力,灰白的頭髮被梳得貼耳,目光如炬,炯炯有神。

「你好,先生。」

「過來陪我這個老德古拉坐坐好嗎?」他向我笑了一下。

他笑起來的時候嘴邊掛在一⻆,竟跟我的一模一樣,頓時對他產生非常的好感。

「你不會是自己來這派對的吧,認識堡主嗎?」

「噢不,我是偕媽媽來的。」

「唔,你的媽媽一定是個漂亮的美人兒,她雙眼珠也是草綠色的吧...」

「對了,真不明白,拜到她裙下之臣不知多少,可惜她就是愛理不理,只管去派對。」

「你要知道,每個人所選擇的生活方式也不一樣,而且她喜歡跑派對也沒有什麼不對頭,說起來.,,」

「奇怪在她只喜歡去萬聖節的派對。」

「嘿」他又撓起嘴笑了一下,「可惜我年紀太大,相逢恨晚了。我跟你的媽媽一樣,也非常喜歡去萬聖節的派對...」

「哎 對不起,我不是在說萬聖節的派對有什麼問題...」

「不 - 不 - -」他突然停下來,抬頭看著黑夜放出來的星星,像是一下子飛到他那天空的世界裏。

一時間只能聽到風聲,與及城堡傳來微弱的音樂聲。

「我跟你的媽媽一樣,也非常喜歡去萬聖節的派對。」這回我靜聽着。「你們這個年代的派對,真有意思,音樂、色彩、美人、美食,叫人瘋癲。我第一次遇上便愛上這玩意。」

他想了一想又再說,「我第一次外出亂走...嗯 旅行,大概有廿四歲吧,那一年,到了一九九八年,還年輕,什麼都不懂,未做好準備工夫,到處亂碰亂撞,哈哈,還記得第一次不知道外出要帶備銀幣,乘搭地鐵又不會用卡入閘,被人笑指成鄉下佬,哈,想起了那一頓美味的燒鵝,還有 ...」他說着說着,開始有點自話自說,沉醉在他的'幻想'世界裏,

「那一夜,新相識的朋友帶我到了一個...我生平第一個派對,我快樂得要死,吃的飲的都好,女孩子們打扮得漂漂亮亮,又溫柔又性感,音樂感性多元,單是那些爵士樂便比我們那年代的方圓電子樂有趣得多了...如此氣氛,怎不教人陶醉?! 我就這樣摟著一個穿花裙的女郎,在派對裏過了第一個九八年的晚上。

「往後,我愛上'旅行',一九七八年,六五年,然後在二千年,我在一個萬聖節派對認識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他看了我一眼又繼續,「她有著跟你一樣草綠色的眼珠,像春天的草地一樣綠,像湖水一樣清透。 我被她完全地迷著了,抱著她,心只管跳,隨她的腳步跳,不再需要音樂了。她耳根玫瑰的清香,隨著她的擺動而飄散在我的胸膛,扣在我的心房,再發放到那十月的天空上。 然後,我們緊擁著,又再擁吻著,相親相熱,直至天明。

「可惜,當年我還年輕,還想到處跑,沒有留下來,也沒有叫她跟我走...」

他說的好入神,我還是耐不著打斷了他的說話,「慢著,對不起,先生,我越來越聽不懂你了。噢,我一點也不明白,九八年十年前的你廿四歲...? 怎麼跳到七八年又二零年?」

「呀」他大口吸了一氣,有如從夢中驚醒,「對不起,忘了告訴你,我有一部時光機,只要不觸動時空法條,是可以在時空中自由旅行的。

「這麼多年來,我一有空便往外到不同的年代旅行,當然,特別喜歡到不同年代的派對了,有段時間,瘋得一天去一個派對,不過,再沒有碰上那位漂亮的女郎了,漸漸地,我只去萬聖節的派對,為的便是想再見她。

「你的年紀多大了?」

「六月過了生日,八歲了。」

他在衣袋裏抽出了一個金色粉盒狀的物體說,「我再不需要這個小玩意了,把它送給你好不好? 算是你的生日禮物。」說着把它交到我的手裏來。

「噢 多謝了,不過這女兒家東西不合我用。」正想把它推回,他接着說 :「這不是女兒家的東西啊,這便是我跟你說的時光機。」

我耐不著無禮地笑起來,「什麼?這粉盒是個時光機?別當我笨孩子好嗎?我剛才說我八歲了。」

「你不用急着來玩,先把它留著。 我來教你用法...」說着,把'金粉盒'打開,一看,我不禁「嘩」了一聲,只見小盒內有不少金色按鈕,好多數字,經他一解,其實一點也不複雜。

「好了,是時候離開,我這老人家可安靜地過最後的兩天了。 好高興認識你,噢,叫我德古拉好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森美。 先生,嗯,德古拉先生,慢著,你說'最後的兩天'是什麼意思了?去什麼地方?」

「去應該去的地方。」說罷便站起來,握着我的手加了一句,「別急着來玩那小玩意啊。」又撓起嘴向我笑了一下,然後轉身走了。

德古拉先生剛走開,媽媽從室內走出來,遠遠看見我叫道,「森美...你在跟誰說話了?」

「一位打扮成德古拉的老人家...說起來蠻有趣,鬼人鬼話,他說他喜歡到不同年代的派對,尤其萬聖節派對...」

「媽...?」媽媽突來心神不定,我接着把'時光機'遞交給她看,「他 還 - 給了我- - 這個... 媽媽?」只見她拔足便向德古拉先生離開的方向跑,又在不遠處慢慢地止下腳步,呆望了漆黑的花園一會,才轉過身向我這邊行過來,平靜地跟我說 :

「我們回家去吧。」

自那一夜,媽媽少了一份瘋癲,多了一份愁緒。 每年的萬聖節,我們都平靜地在家中渡過。

而那一部時光機,則一直放在抽屜裏。

* * *


好多年後,我在街上遇見一張熟悉的臉孔正在跟一名火熱的女郎在大街上毫無忌諱地擁吻着,想了半天才猛地想到,那張年輕的臉孔跟德古拉先生有幾分相似,想跑回去再看個清楚,他們已經離開了。

正在失望地回想着零八年的萬聖夜之際,竟發現那年輕人仍獨自在街⻆轉處,果然,他跟德古拉先生有多分相像,不禁自問那會不會是先生的兒子呢。 我不自覺地隨他後面走,像他的影子一樣地走,也不明白到底自己想再知道些什麼了。

街道上的行人越來越疏落,我開始擔心他會發現我的行蹤,儘管保持距離,他還是不斷地轉身向我這方向張望,我轉個身想躲在一輛車後面,再看,他已像風煙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大街又長又直,毫無藏身之地,他跑哪裏去了?

自此,我開始認真地回想零八年萬聖夜所發生的事情。

* * *


這一晚,廿四歲生日,我決定把時光機從抽屜裏拿出來...


- 完 -



其他參與「兩周一聚」的博友還有 :

- 出此期題目的 Mugen C
- 揚眉女子
-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 讀與食
- 微豆 Haricot
- Imak
- 筆路
- 新鮮人
- 小孜孜媽媽
- wiwiana

Wednesday, 29 October 2008

備忘

提醒大家,別忘了我們明天「兩周一聚」的約會啊 ;)


後記:

十月尾「兩周一聚」如期開了,有興趣請過來坐坐: 「我有一部時光機

Monday, 27 October 2008

Quand on tombe de cheval.../ 塞翁失馬

"Un jour, un monsieur a reçu un beau cadeau, un cheval. Il était si content de lui, sur lequel il se baladait tous les jours. Mais le bonheur n'a pas durée longtemps. Il est tombé du cheval, et a perdu une jambe. Il ne pouvait plus travailler et vivait dans la misère. Peu de temps après, la guerre a commencé. Grâce à sa jambe perdue, il est exempté et n'a pas besoins d'aller à la guerre..." Un script que je l'ai vu dans un film américain récemment. C'est en fait une histoire de philosophie taoïste qui signifie que la vie est pleine de surprise, puisque les malheurs et les bonnes chances se tissent. On dit "On a gagné un beau cheval, mais qui sait si ce n'est pas un malheur. On est tombé du cheval, mais qui sait si ce n'est pas une bonne chose." (塞翁得馬,焉知非禍;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Il n'y a rien d'excitant ni de dramatique dans la vie...

Ce n'est pas très difficile de comprendre ce que veut dire l'histoire. C'est encore mieux si l'on arrive à comprendre la signification de nos périodes difficiles et de nos périodes fanfares. Voilà la philosophie.


最近在電影竟看到一段引用'塞翁得馬'的對白。「一天,人家送來一匹良馬,老翁高興不了。 未久,老翁從那頭馬上失足掉下來,一條腿被折斷了,生活與工作皆成問題,悲極。正在憂心之際,戰爭開始,老翁因為殘障而避免了披戰衣上戰場的命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老子的「禍兮福所至,福兮禍所依」,也是這個意思吧。

其實要明白這兩句不難,只是要在一帆風順的日子或者意志消沉的黑夜裡,仍然能明白這兩句子,人生的經驗才算達到另一種境界吧。

Sunday, 26 October 2008

Saturday, 25 October 2008

帶孩子'跑'巴黎

阿四那邊曾提起過'帶小朋友到巴黎'的問題,一直留在腦中,連上週末到 Le Grand Palace 看 Picasso et les Grands Maîtres (展期至二月二日) 時也在想,這類活動會不會得到小朋友如小C的歡心呢...

噢,不寫不寫還來寫,好了却心事 :P

事實上,帶小朋友外遊,若逗留的時間不夠又要大小同樂,好不容易啊。 我在這裹嘗試把一些我認為藉得帶小朋友參觀的地方寫出來,讓大家自己來取捨好了。

巴黎可以遊覽觀光的地方不少,為簡化內容,先定'遊客'為此文的讀者對象。 我把建議的旅遊點分為幾類列出 :


(一) 公園類,有花有草,小孩子可跑可跳的地方 :

- La Butte Montmartre (蒙馬特山丘) :
其中一個主要的遊客區。 除了走看 Sacré-Coeur (聖心教堂),la Place du Tertre (小丘廣場),小街小巷,一塊小小葡萄園,或尋找 Amélie Poulain 那餐廳等等的旅遊活動,或幻想一下十九至廿世紀初期藝術家如何在那裡相聚和工作之外,還可以帶孩子們到山下的一座璇轉木馬玩樂。位於山丘的關係,走上走落,小孩子大可發揮其'腳骨力'了。不過山腳下出名 Moulin Rouge (紅磨坊) 所在的 Pigalle 區,可能不太適合小朋友走看 ;)

- Champ de Mars (戰神廣場) :
位於Tour Eiffel (艾菲爾鐵塔) 與 Ecole Militaire (軍校) 之間的一片大草地,從鐵塔面對軍校方向的右手邊,還有幾個兒童小公園,當中有一個手動璇轉'飛馬',很有趣。 遊罷附近的 Quai Branly 博物館,或遊完船河或參觀過鐵塔等等後,大可帶同孩子在廣場上坐坐看看休息一下,拍張到此一處。

- Le Jardin des Plantes (植物公園):
在第五區,內有一個小小的動物園,旁有個 Muséum national d'Histoire naturelle (自然歷史博物館),都是適合小朋友參觀的。 累了,可以到公園後面的 La Mosquée de Paris (巴黎回教寺) 品嘗其薄荷茶及亞拉伯糕點,一整天很快便過囉。

- Le Jardin de Luxembourg (盧森堡公園) :
位於學生區中的一個大公園,原來內有個木偶劇場 (這個我才無意中發現呢,有機會也要去看看),也有座古老璇轉木馬。

- Le Jardin d'Acclimatation:
西面的一個兒童樂園,大花園、機動遊戲、動物園、小火車、表演劇場、木偶劇場、工作室... 不過此園比較偏離市中心,附近沒有主要的旅遊點。

- Parc Floral :
東面森林 Bois de Vincennes 內的一個大花園,就在 Château de Vincennes (溫森城堡) 對面。 花園內有兩個兒童劇場,廣闊的花園是個休戲的好地方,每年舉行有 Festival de Jazz。


(二) 藝術館類,到巴黎怎能不遊?

- Centre Pompidou (龐比度中心) :
現代藝術中心,建築外形也極具特色,頗受爭議。 除了各大型永久及短期的展覽外,還設有一個 Galerie des enfants (兒童藝術廊),有中心入場卷即可內進,另不時有工作坊,讓兒童參觀及參與,是一個大小同樂的好地方。

- Le musée du quai Branly:
自2006年開幕的博物館,就在鐵塔附近的堤岸邊,主要展出非洲、亞洲、太平洋及美洲有關的物件,內有表演場所,不時有適合兒童觀看的優質表演。

- Musée de la Poupée (洋娃娃博物館) :
在龐比度中心不遠處,展有自十八世紀的洋娃娃,喜歡西洋娃娃的不要錯過了。

- Le musée Rodin (羅丹博物館) :
在第七區近 Les Invalides (榮軍院),離軍校及鐵塔也不太遠,要是喜歡羅丹的不要錯過了,博物館外有個漂亮的大花園,孩子們可跑個夠。

- Cité des enfants et Cité des Sciences :
位巴黎東北面,特為二至十二歲兒童而設的大型展廳。 立體電影、圖書館、展覽,與科學及藝術等等有關的皆有,還有兩個分別為二至七歲及五至十二歲小朋友而設的活動館 (注意有分入場時段),孩子們在那裹樂而忘返呢。


(三) 表演類 :

- 遊船河 : 大部份遊客會一嘗在塞納河上看巴黎的感受,多家船公司有日夜船期供遊人選擇,我知道其中的 Bateaux Parisiens 更辦有特為兒童而作的船河,十月初至七月中,一星期兩至三次,一日一至兩班,船上有專人歌唱搞氣氛,可惜只供法語。

- 看木偶 : 查資料時才無意發現 Champs Elysée (香榭麗舍大街) 逢星期三、六、日有三場木偶劇場 Le Guignol aux Champs Elysée。 那麼當父母的在行街購物之餘,又可帶孩子去看木偶戲了。

- 看歌劇 : Opéra de Bastille 不時按排有給不同年紀小朋友看的歌劇,要看期,要預訂。


(四) 市郊城堡,都有大草地囉 :

- Le Château de Versaille (梵爾賽宮)
- Le Château de Fontainbleau (楓丹白露宮)


(五) 每年特別舉辦的街頭活動,一般都是與眾同樂又免費的參觀活動,不過人潮也比較大,要帶緊小朋友以免走失 :

二或三月 Carnaval de Paris (巴黎嘉年華)
六月 Fête de la Danse
六月 Fête de la Musique
六、七月 Festival de Jazz
七、八月 Paris Plage (巴黎沙灘)
九月 Journée du Patrimoine (歷史遺址開放日)
十月 Nuit Blanche


其他 :
聽到不少從港到巴黎旅遊的朋友曾投訴巴黎太干燥,細心的母親們可能要帶備慣用的護膚品了。


暫時只想到這些,該差不多了,再想到的話才另文再寫吧。


如要轉載本文有關內容,請先通知筆者,謝謝。

Thursday, 23 October 2008

「每月一篇文」改為 「兩周一聚」

注意,經簡討決定把「每月一篇文」改為「兩周一聚」。 每月十五及三十日出稿,每月廿及五號前出題。

第一期將於十月三十日要出稿了,Mugen C 已出題目,歡迎大家報名參加。

第二期將於十一月十五日出稿,由於新鮮人在前題先來報名了,由他來出下一個新題目。

第二期將於十一月十五日出稿,由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來出下一個新題目。

為免大家誤會及求公平起見,以後由題目「貼出」開始計,第一個報名者出新題目。

希望大家在「兩周一聚」相'談'得愉快 !

Monday, 20 October 2008

再玩,寫「每月一篇文」

注意內容有更改


有見這個週末的「秋天派對 」反應算是不錯,想延續派對,不知大家會不會繼續支持?

想起法文博格方面的 Rédac' du Mois (本月文稿),想提議大家效發,一月一次,齊齊來寫同一個題目。不過我建議的玩法不同:

下期題目由此期第一個報名的博客來決定。
(係呀,所以如果想出題目,便要早早報名囉 ;)

舉例,今月我辦的「秋天派對 」,第一個來報名的是 Mugen C,那麼下月的題目便由 Mugen C 來定了,如此類推。 直至,再沒有人報名參加了,便算是這個「每月一篇文」的完結篇,看看這個博文活動可以持多少個月 ;) 大家認為如何?

好了,其他細節,我在這裹隨便定了 :


- 題目為「每月一篇文」: XXXX
- 出稿日期 : 每月第十五日
- 題目 : 由第一個報名的博客 在廿日前出稿貼出,內容不能作人生攻擊啊
- 報名日期 : 由題目貼出開始
- 參加者: 有個人網誌博格,男女均可


題目為「兩周一聚」: XXXX

報名日期 : 由題目貼出開始

出稿日期 : 每月十五日,及 三十日

下一個新題目 : 由第一個報名的博客,在每月廿號,及五號 之前貼出。

參加者: 有個人網誌博格,男女均可



Mugen C,你有興趣延續派對嗎? 還是就此完結這個玩意? 有意的博客要留意 Mugen 的回覆啦。在 Mugen 那邊報名啊。


後記 :
已出題目了,有興趣者請到 Mugen C 那邊看,參加了的在十月三十日齊齊出稿啦。

Saturday, 18 October 2008

秋天派對

對不起遲到,我帶來了一些飲品及小點 :

- 香檳
- 曲奇
- Guimauve

本來也想帶一些'熱紅酒'來的,不過昨晚一飲而盡,忘了拍照 :P 在這裏寫煮熱紅酒的方法來代替相片吧 :) 其實在網上也很容易找到各式食譜,我煮的方法很簡單 :

只需把一瓶紅酒、兩三粒丁香、少許桂皮粉、少許碎橙皮 (不要白色部份)、揸少許橙汁、加上適量的(大概150克)糖,在煲內慢火煮十至十五分鐘,試過合口味即可。


想起來,我是在秋天到達巴黎的,手挽著兩三件行李,幾件衣裳,一些書籍,好像還有一些不重要的小物件,就這樣展開了新生活。 十多度,不覺泠,是體內留著了香港秋天的氣溫,還是充滿著熱情,也搞不清楚了。




* 請大家隨便坐

然後一個、二個、好多個深秋。

如今香港的秋天是怎麼樣了? 印象開始有點模糊。
在網上查看一下,啊,今天氣溫有三十度嗎?

我不討厭秋天。

不過看到葉落,
總有點落寞。


想到寒冬要來了,
那些日短夜長,
我便沮喪,
想陽光。

不過,
我還是不討厭秋天。

秋天的落葉,
是大自然的循環,
秋天不來,春天不來啊,
寒冬來了,夏日更加可愛。

腳下的黃葉,
被我擦得唦唦作嚮,
秋日的氣味,
特別清爽。

今年的秋天終於來臨了,
第一個秋冬感冒也接了。
累,
愁,
寫。


Deezer 上找了一首關於秋天的歌 :


Découvrez Tété!



再次多謝大家的參與、到臨,



* 送大家一枝'秋葉花' ;)




並祝各位

秋天天天愉快!


參加派對的還有 :
- 讀與寫
- 無限思 Mugen C
- 揚眉女子
- mad dog
- Orangutan
- Shiren
- 新鮮人

事後還見有:
- 小孜孜媽媽的 柿子

Friday, 17 October 2008

有段時間有點抗拒翻閱那些兒童心理或育兒書藉,大慨是產前產後看了不少,看多了反而事事擔前顧後,而且每個小朋友的性情都不一樣,每個母親也不一樣,書本的理論往往不能照抄。

前幾年買了一本 Dr Fitzhugh Dodson 的《Tout se joue avant 6 ans》(原註 "How to parent" 在 amazon 看到),一直未有認真翻看,一來字體密密麻麻,初看覺得還是一般的 blablabla,提不起興趣看。 最近把它重拾起來,遲了幾年看啊,跳過前大半部份關於嬰兒的,在中間挑來看,翻着翻着,也蠻有趣啊,故然有不少共鳴的地方,也提醒了自己對孩子沒有注意到的地方。

其中一段自己共鳴得來覺得好笑的 (我看的是法文版,不能把原英文本抄出來了,寫它的意思吧) : "談六歲前孩童有強烈的生理需要作大量的體能活動,話說有名心理學家攝錄了在公園玩耍一小時的學前兒童,然後把錄影交給大學美國足球員看,要求他們'照辦'在一小時作出同樣的活動,實驗一小時後,足球員都累得要死..." 看罷這一段,我明白了兩件事: - 為何我不夠女兒跑,還有,我要常帶她外出跑了。

備忘

別忘了明天的「秋天派對」啊 ;)

「香港共享創意」

在「網絡暴民」博格看到,明天週六在香港有個關於 Creative Commons 及版權的問題的典禮,看起來很有意思,在這裹推介一下。

Thursday, 16 October 2008

Blog Action Day 2008 談貧窮

昨天無意中看到 Statcounter 的博格出了一篇文章。 原來又是 Blog Action Day,讓眾博客談論同一個社會問題,今年寫的是 : poverty (貧窮)。

Statcounter 博主借近來出現的世界金融及經濟問題帶出了「真正窮因的人,每天都在掙扎求存,每天只能担心家人的溫飽... 」談的故然是在貧窮底線的一群了。 的確,對於窮因的人來說,金融煩惱,是多麼遙遠而奢侈的事。 一般家庭,冷了可以披上厚衣躲在家裡,餓了可以找到飽吃,很幸運。 我家的水渠有問題,幾個星期來沒有浴室,又遲遲未有落實的解決方案和日期,我急得快要瘋了,不過,退一步想起那些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一些沒有飲用開水的地區,我這個暫時性的不便,何足掛齒了。

我不知道香港或法國的貧窮率確實有多少,在巴黎倒常見有流浪漢或乞丐,要一口煙一毛錢,各色人種和不同年紀的都有,在先進國家出現這些現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 遇上了,不一定以白銀支持,會嘗試給一個笑容。 事實上,又有多少貧者是我們在日常的街道上所看不到的呢? 遙遠得連一個笑容也不能送上了?

最近 Leona 在一篇 "成功如此 boring" 引出了幾個搞社會企業的華人,王文華、Marie So、杜聰 及 Kevin Teo。 特別留意到 Leona 筆下的 Maria So,又嬌小又勇敢。 其實我相信有心無力的大有人在,不過,一個關注傳一個關注,又何樂而不為呢?

在綺芬那裡看到,原來今天是「世界麵包日」。 可是要到那一天,世人才有足夠的麵包吃了?

Tuesday, 14 October 2008

網上秋天派對

有點無聊,想在這裹開個 party,不知會不會有人來和應呢 :?


主題 : 秋葉色彩,如紅、橙、黃、綠、棕

日期及時間: 這個週末 十月十八日 香港時間晚上八時至十二時

參加者: 有個人網誌博格,男女均可

當然,參加者也可以邀請朋友'出席' ;)


玩法:

參加者於派對當日同時在其博格貼出博文,題「秋天派對 」,放上最少兩張要貼題"秋葉色彩"並與 party 有關的相片,如 :

1. 衣著 : 與穿戴有關的,如衣服鞋襪手飾
2. 手信 : 如花束、紅酒、香賓、雞尾酒 等等
3. 食物 : 雞尾中西點你喜歡囉
4. 場地 : 你心目中理想的'秋天派對'場地,如 酒店大堂、大花園、大城堡、或者家中大廳 等等
5. 佈置 : 派對場地的小佈置,如杯碟 氣球 花帶...

沒有相片的也可以參加,帶來一首歌,作一首近主題的詩,或寫一個關於秋天的故事,好嗎?

RSVP 有意參加的請通知我一聲啦 :)


若大家有更好的意見請提出啊,


祝大家 秋天快樂!


PS 不知會不會亂打亂撞出一些秋天的童話來呢 ;)


後記:
派對如期舉行了,有興趣過來看的朋友請按
還有興趣寫「秋天」的博客,請通知我一聲,會把你的連結加上。

Sunday, 12 October 2008

Saturday, 11 October 2008

秋。踼

最近天氣出奇地好,有點冷,但總算陽光普照。 不過不知自己是中年憂鬱、睡眠不足、婦女經期、前途不明、還是,因為世界的隱憂而悶納起來,總之,事事提不起勁。

十月初,很多博客都寫過秋葉,是秋天特別惹起文人的詩興了? 紅、橙、黃、綠、棕 落滿一地,大街小巷一下子換了佈景,此情此景要是令人動情,誘人還是傷感,總有話好說。之前在 mad dog 那邊看到這 autumn quiz,有興趣的話又可以去玩玩。

另外從 lu 那裡看到寫'六件關於自己的事',不過,哈 這樣我認為難寫的 tag,居然又有不少會自投羅網 :P

上星期在綺芬那邊看到法語博客們也在玩 tag 寫 'Rendez-vous dans dix ans' (十年),大家有興趣的話又可以寫寫。三個簡單的問題 :
"Il y a dix ans..." 十年前的你,
"Cinq choses que je devais faire aujourd'hui..." 五件今天要做的事,
"Dans dix ans..." 十年後的你。

我本來打算也來揍熱鬧,不過再想,唉,不如寫寫五件今天沒有辦到的事情吧:

- 外出散步
- 到市場買菜
- 做家務
- 完成一些想辦的小事情
- 找到心靜下來的時候

太陽轉眼便下了山,看來,今天未辦到的事情還多着呢...

Wednesday, 8 October 2008

A-Z

Aïe, quel temps pourri,
Bâilles, je bâilles, pour rire.

Cacao noir, que je vois,
Dark et dark et dark.

Eux, ils voient, une forêt
Furieuse, ou fanfarer.

Girl, ce n'est pas la fin de vie.
Homme, il vient,
Il n'y a plus de vin.

Joie, s'il y en a,
Kar,
L'âme est là.

Man, ce n'est pas la fin de vie.
Non, ça nous égale s'il vient.
Oh non! il n'y a plus de vigne.

Phénoménal,
Q, Ah Q.

Rrrrr, je ronfle,
Sous le vent,
Temps pourri.

Un jour,
Vient je reviendrais.

Whisper, tu chuchotes,
Xin,
Y-a-il, moi le
Zozo.


Ceci est mon A-Z inspiré par A to Z 心情 de mad dog.


Mad dog 寫 A to Z 心情,我寫 A-Z 即興詩,獻醜了 :)

Dada, Sanya, et Oléo (suite) /三隻蝸牛

À peine pouvoir sortir sa tête, Oléo ne voyait que l'obscurité.

Des bruits et des gens.

Puis,

de la lumière, étrange.

Ils étaient dans un appartement, à Paris?

et dans une boîte transparente fermée, paraissait-il.

Ce soir là, une feuille de salade est tombée du ciel. Fraîche mais sans plus.

Puis, un jour, deux, trois, quatre, on ignorait combien de jours de plus,

des feuilles de goût différente chaque jour.

"J'en ai marre... " Oléo était sur le point de pleurer.

"Sanya, je peux la finir ?" Dada demandait.

"Quoi?" Sanya voulait qu'assurer le petit Oléo, "Ah oui bien sûr... d'ailleurs ça t'embête pas de rester ici, Dada... tu aime ces salades hein..."

"Quoi que ce soit, il faut manger, non?"

"J'en ai marre..." Oléo pleurait.

"Ne t'inquiètes pas mon chéri" Sanya disait, "J'ai entendu dire qu'on va nous emmener au bois ce week-end, on va nous libérer"

"Ah? au bois? Qu'est-ce que c'est un bois?"

"C'est comme un jardin en plus grand..."

La boîte bougeait de nouveau, ouverte. Ils se cachaient, vite.

Peu après, la pluie, ah la pluie du jour. Le ciel, jaune.

Aussitôt il pleuvait, aussitôt ils sortaient leurs têtes, même Oléo le petit peureux.

Ils se baladaient tous trois, goûtaient l'air frais, la joie.

"Hey, c'est le moment!!" Dada chuchotait.

"Dada, tu as déjà essayé plusieurs fois. Tu n'y arriverais pas..."

"Mais si, si vous voulez sortir d'ici... allons-y!" et ils marchaient, marchaient, au plus vite, la tête en haut.

Pour une fois, ils sont sortis de la boîte! Ils sont réussis! Fou de joie, ils s'embarrassaient, et sentaient une main humaine les a ramenés dans la boîte pas aimée.

La pluie du jour n'a pas duré longtemps. La boîte s'est refermée.

"ah non!" Dada s'énervait maintenant, "Je veux la pluie... "

Les jours passaient.

* * *

"Demain après l'école, on va emmener les escargots au bois... tu es d'accord?"

"Oui, papa."

* * *

Le jour. Grand soleil.

"On est au bois, Oléo, je crois."

"On va où maintenant?"

"Où tu veux."

"Là où il y a de l'eau... j'ai soif."


- pour ma fille




- FIN -



本來打算把這個自己胡亂作的小故事翻成中文的,不過這樣平淡得連小鬼也打瞌的故事大概沒有人會看了,作罷。

事源從朋友家帶了三隻小蝸牛回家養了幾天後放生,第一次見這小動物,也覺得實在可愛,故加了點想像力,把它們寫在故事裡。

Sunday, 5 October 2008

廿五種令女人心動的禮物

效法 Leona 的舊文寫 "給女人的禮物",慢着,先來假定卡夫卡與 Leona 間所談的是'男人給女人的禮物' :

1. 玫瑰:
玫瑰、百合、或者天堂鳥也好,哪個女人不愛花?

2. 絲巾 :
物'輕'情重?

3. 戒指:
戒指跟衣服皮具不一樣,沒有一雙美手,怎樣也穿戴得不好看。自討苦吃。不過嘛,愛人送的不一樣! 張愛玲《色.戒》中的易先生不是因為一隻鑽戒救了自己一命嗎 ;P

4. 書:
好好好。 我收過的最實用長久的書是那本「法漢詞典」。

5. 寵物:
送給少女,讓她明白動物夠忠誠? 送給師奶,她日常的家務不夠做了? 送給未婚少婦,給她一個伴? 送給我,叫我別再外遊了?
我看,只有送給小女孩最受歡迎。

6. 絨毛玩具:
Geeeez...

7. 手提袋:
LV、Chanel 等等你來給我買好了,我不會挑。

8. MP3:
叫她別再聽你的情話了 ;?

9. 化妝品:
哈哈,這個嘛,我同意卡夫卡及 Leona。

10. 披肩,演繹雍容華貴的風情:
我等師奶覺得披肩也不錯呀。

11. 鏡子:
別送'魔鏡',自找麻煩。 找到白雪公主的另議。

12. 玉飾:
一個會欣賞會挑玉飾的男人應該會不錯啊。

13. 巧克力:
也好,可以分甘同味。

14. 旅行:
哎喲,最好。

15. 茶:
同 12,一個會欣賞會挑茶的男人應該不錯。可惜我喝茶的時候越來越少。

16. 高跟鞋:
啊 有女人會喜歡別人替她挑選高跟鞋嗎? 要是你給我買高跟鞋,我會覺得受綁 :P

17. 房子:
吓?

18. 香水:
有沒有看過讀過《香水》;P

19. 情詩:
女人話,
自己喜歡的情人在耳邊說的情詩,比鑽戒更振盪。
自己不喜歡的男人在耳邊說情詩,也令女人打振。
送不送情詩,男人自己 feel 好了。

20. 筆記型電腦(E時代的秘密武器):
好啊,我恨不得有個八吋小型電腦筆記,讓我躺在草地上寫博格 :P

21. 手錶:
Why not? 但是香港每人平均有多少隻手錶了?

22. 寢具:
寢具不是中國傳統送給新人的結婚禮物嗎?

23. 梳子(穿過萬縷柔情):
一梳梳到老?

24. 車:
唉,問完未?

25. 皮草:
如今只有過時的女人才喜歡皮草,不知我說的對不對。


好了,其實只要是你送的,什麼都喜歡。 引《Ratatouille》(五星級大鼠) 中食評家 Ego 說,"Surprise me..." ;)

Saturday, 4 October 2008

【photo】: White


Shall I take the opportunity to remind those in Paris that the annual 《Nuit Blanche》would be back again tonight in Paris.

''Nuit Blanche' (White Night) is an annual over-night cultural event created in Paris since 2002. The festival starts from sunset until sunrise next day, the whole city's light is on and being turned into a real fairy tale. Numerous artists participate and their works are shown in several spots in the city.

Nowadays, this event has been spread over the world and many cities are holding the same festival!

For those who are interested, Brussels, Toronto, Valletta would hold the same event on the same day this year!


Bonne soirée!

Thursday, 2 October 2008

睡之處

周游寫了一篇「到處睡」,談從前她在旅途上的夜,談年少時的能屈能伸,又窮又浪漫...

我不知以前是窮還是浪漫,不過如今實在不覺得與外人同處一間 hostel大房有何浪漫了。 能屈能伸的程度有減無增,我一向是個大睡豬,現在却連在飛機上也睡不了,非常痛苦。 又記得兩年前陸路北上布拉格,趕不及在黑夜前到達預先訂好了半途中的 gîte,被迫在德國高速公路旁找個位置睡在車內,外面下著大雨,又冷又吵。 對了,那是個雨水多的夏天,雨水伴我們南下到了奧地利,在維也納我們搭起了帳篷, 却在狂雨下滴嗒滴嗒下睡了幾晚,不知年輕的伙子會否叫這浪漫了,我過了幾個半睡半醒的夜晚,則累得不得了。

不過回想起年輕時旅遊的日子,有趣事是有不少的,記得初到越南,從機場到達河內市中心的時候已晚,我沒有預訂住宿,手上 guidebook 的酒店又客滿,只有隨小巴司機找到了一家簡陋的小酒店,天黑齊了,根本不知身在何方,酒店竟要求留下護照,我怕入了黑店,晚上把玻璃杯子搭在門邊以防有人入夜內進 :P 另有一回在黑夜初到新境,也沒有預訂住宿,到達印度的德里市,的士司機替我找了一個房間,我在暗燈下但見蟑螂狂開派對,在外晚飯後回房只管跳上床大睡。

說起蟑螂,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還是在印度 Badami 的一家小旅館,蟑螂手指頭般大,數量不少且會飛又會從廁所塔裡走出來,我最怕會飛的蟑螂,幸好那回是跟外子一起外遊的,由他來護花。 好了,為免這些蟑螂嚇怕了有意到印度旅遊的讀者們,在這裏又提一下我在印度其中一個難忘的經驗,從 Jaisalmer 出發,騎著駱駝在大沙漠走上半天,晚間躺睡在繁星之下,大地無邊,閉上眼晴看心裡的星星,或張眼偷聽駱駝們在咕嚕,也算是另一種境界。

說喜歡在曠野席捲而睡,却也喜愛雅緻的小酒店,不過銀錠有限,一般只能挑平實的,價錢與品質相宜的。 記憶中最貴的,價錢與品質最不相宜的一次,是在阿姆斯特丹,長週末假期,遲訂了房間,大多數合理的酒店都客滿了,最後我們在市中心找到一間小房子,在一所酒吧樓上,只放有一張小床,地毯有被香煙燒破的痕跡,發霉的氣味,欠洗手間... 如無記錯,八百多法郎一晚! 除了其地點,我看不出其價值。

不知如何結尾,下次有機會再寫吧。

大家也有興趣分享你們「到處睡」的故事嗎?

Tuesday, 30 September 2008

中奬

家長指引 : 未成年子女請由家長陪同閱讀此文。


前兩晚在電視看了一套法國愛情喜劇電影 "Je vous trouve très beau",鄉下中年漢喪妻後,藉徵友公司到羅馬尼亞找了一名年輕女郎...內容不在此詳述了,倒想寫寫片中讓我在這裏借題發揮的一幕,「小女孩聽到家人興談中獎事宜,問母親什麼叫做'中獎',母親心蕩神移正想著愛人,喃喃向女兒解釋,'中獎'便是,找到一個愛得你深愛得你切的人...」

我相信,人生在不同的階段所期盼的獎品或獎金是不同的 (當然處身不同的地域又是另一個因素,這個另談),一般的情況下,一條冰棒對小朋友的吸引力應該比巨款大得多吧; 對於年青力壯的來說,一份有意義的工作機會可能比中獎要有意思多了; 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所嘗到的愛情滋味,定比中獎更是甜美,愛情與麵包之間,不知有多少小說家呀編劇者寫過了。 '如獲至寶'此等心境,往往隨著年紀的增長以及生活經驗與不同的際遇而不斷地轉變。

不會買跑馬跑狗,我在港時倒'買'過幾次六合彩,幾乎都是跟大伙兒揍熱鬧時交錢托買的,又幾乎每次也忘了要畫多少個數字。 在巴黎的彩票種類也有不少,多得讓我看著那些不同色彩的彩票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從來沒有買過。

其實兜了一個大圈子想說,近年'真係好想中個大獎但係又唔識買',哈,也許明天要硬著頭皮問,老板 D loto 點賣呀 :P


延續閱讀:
- 荒靈的 香港好彩有六合彩

Monday, 29 September 2008

【photo】: Flying mushrooms ?

週末寫了一篇'採蘑菇',想起了這一張,大家看它們像不像天上的蘑菇 :?

Kite Surf, taken in La Rochelle

Sunday, 28 September 2008

採蘑菇

讀與食周游都寫了一篇開於蘑菇的,剛巧最近拍了相,也來揍揍熱鬧。

左面那張相是前兩個星期到朋友家時拍的,視覺效果不理想,也是我未有早寫這篇的其中一個原因 :P 朋友家有一個大花園,當天草地上處處出滿了白色的真菌植物,我們這些城市來的故然滿心興奮,就連朋友也覺得好看,小菇菇像地上的小星星,點綴了花園。

談話間,大伙兒都好奇要知道那些草菇是否可以食用,便說要摘一兩隻菇帶到藥房 (pharmacie) 去詢問 ! 啊喲,原來藥房有這樣的服務,據說這還是傳統來呢。

藥房的小姐們把草菇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兩個人又把兩本厚書翻了十多分鐘,才跑出來告訴我們,這菇餘下的腳部看來有微腫現象,該是 XXX菇 (我已忘了它的名字),最好不要吃它了,會引至肚瀉... 菇腳是因為摘法不當而折斷的,回到花園再看,証實了其他的菇腳果也有微腫。於是,草菇又可繼績飾演它們地上的白星星 :)

蘑菇的種類很多,我在 wiki 便看到這大堆名字。不過,識別不同的蘑菇並不容易,有時兩個非常相似的,一個是桌上珍品,一個則是有毒的,要不是對它們有足夠的認識,絕不可以亂摘亂吃。 季節一到,不少遊人自行摘吃,在法,每年因誤吃毒菇而求醫的人數便有不少。



兩位師奶,我寫了。阿四'菇',等你出稿囉 ;)



延續閱讀:
- 媽媽阿四的 獨菇

Thursday, 25 September 2008

我個博格咁嘅樣 ?

我極少在家外上網讀其他博格,更少在外寫博格。 今天在公司想看一下自己個網,嘩, 原來...好 – 醜 – 樣 !

其實也知道每個電腦的 setting 不同,你看到的跟我看到的,即使是同一個網誌,字體及顏色等等也可能不同。 不過差別如此般大,仍是頗嚇人的。

先看到有不同的字體堆在一版網頁,博名「師奶筆記」個奶字變成了楷書 明顯突了出來,X奶XX,怪怪的... 色調嘛,不用說,全不是我在家天天看到的。 其他方面嘛,唉,看不到第二眼便急急走關視窗了,那再看得入眼?

哎呀,有時候即使苦心經營,也未必事事盡如人意 :P 不知那個'博樣'嚇跑了多少過客呢,又希望讀者大家看到的不是那個'博樣',沒有折磨大家的眼睛了。 善哉。

Tuesday, 23 September 2008

看海的日子 / La mer

在香港長大,我對海洋有一番無名的情意。

它的喜哎喲它的怒,既愛它又恨它。

還記得小時候在大海學會游泳的一刻,多麼自豪,少時總把皮膚曬得黑黑,光光亮亮,年青時與好友兩人最喜歡到長洲暢泳划艇,直至玉立亭亭,見的海才越來越大,越來越遠。

* * * * *


法國老歌手 Charles Trenet (1913-2001) 曾寫有一首高唱海洋的歌 « La Mer » ,我把歌詞抄了出來,却無法把它的美調翻成中文,我在此嘗試翻它的意思吧,請大家多多指教:

歌曲 « La Mer »
-原唱 Charles Trenet

海洋 沿著海灣跳舞
反照出銀光
海洋 在雨水下
泛起了閃色

海洋 在夏日的天空
混淆了白浪中的綿羊跟純潔的天使
海洋
追趕著無限的天藍

看呀
池塘邊
那些濕透的香蒲

看呀
那些白色的鳥兒
還有 生了銹的房子

海洋
像個搖籃
搖曳著它們
在海灣沿岸
在愛情之歌

海洋
搖動了我
這一生的心

* * * * *


我把一些在 Amed 拍的照片所輯成的短片,在此貼上 :

Quelques photos que j'ai prises à Amed, l'est de Bali:

video

Amed 及其附近的幾個海灘,藏著豐富的珊瑚礁石,是巴里島東面的觀光點。我們租了一個向海的房間,不到廿歐元,早晚看浪花看個飽。

Monday, 22 September 2008

丁香 / La girofle

上星期在這裏放過一張丁香的相片要讀者猜植物的名稱,其實,拍照片的時候我還是頭一次見丁香的真面目呢。

首次認識曬乾了的丁香花蕾,是用來煲 pot au feu (其實在舊文也曾提過這湯,我把它翻成 '雜菜豬骨湯'),把幾棵花蕾乾插入洋蔥球,其他的材料有: 月桂葉、百里香、芹菜、紅蘿蔔、大韮䓤、薯仔、蕪菁球、及牛肩肉牛腿牛骨等等。 我想,'pot au feu' 跟'廣東抄飯'一樣,說難不難,却最考廚藝真功夫。 記得蔡瀾好像說過,一碟好的'廣東抄飯'中每一粒飯都被包上了蛋黃,每粒飯都要熱,想要看餐館廚師的功力,叫一客'廣東抄飯'便知道了。 Pot au feu 是家常菜湯,在餐館極少遇上,我有幸在一家餐廳嘗過一次,很多年前又在朋友家中吃過一頓上等的 pot au feu,至今難忘。 廣東人嘛,還是會欣賞湯水。

話題拉遠了,其實想說,在這之前,我對丁香的認識只限於插入洋蔥球用來作 pot au feu 的香料。在網上查了一下,發現原來丁香還會治牙痛 ! 西方有把它放在其他食譜如 cocktail、果醬、蛋糕、香料蜜糖麵包等等,中式方面,我在 google 看到一些據稱可以抗疲勞的'丁香火鍋'食譜呢,再看,原來丁香還是'五香粉'中的其中一料 !!

Je connaissais les clous de girofles, c'était pour faire le pot au feu. Avec des oignions, lauriers, thyms, céleris, carottes, poireaux, pommes de terre, navets, puis de la viande de boeuf (palerons, gîtes, et os à moelle...) mmmh, simple, mais si bon! Mais je dirais qu'un pot au feu c'est comme le riz cantonais, pas difficile à faire, mais les meilleurs viennent seulement des mains sûres. Un critique connu à Hongkong disait: pour savoir si un restaurant est bon, essayez leur riz de cantonais. J'ai la chance d'avoir pris un très bon pot au feu dans un restaurant à Paris, puis une autre fois chez les amis, que des bon souvenirs!! Oui, nous les hongkongais avons le nez pour les soupes ;) puisque ça fait une partie de culture cantonais.

En cherchant les informations sur la girofle, j'ai appris que les girofles traitent le mal de dents!! et on s'en sert dans beaucoup de recettes comme cocktail, confitures, gâteaux, pain d'épice! Côté chinois, j'ai trouvé avec google une nouvelle recette (en chinois) pour faire une soupe traitant la fatigue. La girofle fait partie des 'cinq épices' en Asie aussi.

Sunday, 21 September 2008

這隻紅毛猩猩 (2) / Orangutan in danger

我在上一篇網誌加了以下幾個連結,關於我們這些「森林人類」面臨絕種的一些源由,又,一些保護生物的組織網址。

請,點進去看 / Please click and go to see the following links :

- Youtube (Without forest, orangutan are nothing but hungry and miserably homeless...);
- Youtube (Bukit Orangutan Terakhir); and
- more Youtube about orangutan, diffused via Kahiyu.

- Center for Orangutan Protection;
- Borneo Orangutan Survival;
- The Rainforest Site; and
- more addresses in the site of Orangutan Conservancy;

受人類及環境威脅的動物不止紅毛猩猩,請齊來保護環境。

Orangutan is not the only endangered specie in our planet. Let's protect our environment together.

Saturday, 20 September 2008

Friday, 19 September 2008

這隻紅毛猩猩

帶著孩子可能會作的傻事之一有 : 跑萬多公里去了動物園 :P

不過這次到巴里島的動物園還是給我帶來了一些驚喜,見過 Komodo Dragon,看到蝙蝠真面目(這是有點意外:),當然還有此文的主⻆: 紅毛猩猩。

紅毛猩猩原自印尼 Sumatra 及馬來西亞 Borneo 的森林地區,學名是 Orangutan,是馬來話,orang 指人,hutan 指森林,Orangutan 意思是「森林的人類」。 有報告說,他們是人類之外最聰明的動物呢。

對了,在網上看到關於紅毛猩猩的資料都說 「猩猩花大部份時間在樹上活動,喜歡吃生果,... 」,所以,樹林對紅毛猩猩的生存非常重要,可恨現今的木林日趨受威脅,他們也成為地球面臨絕種的其中一群生物。 在 Center for Orangutan Protection 的網址看到 這個這個 youtube,心痛。

在動物園看到的這隻紅毛猩猩 (在此稱他'紅毛'吧),與遊人相隔一條幾十米闊的人造河,圍牆邊放著一塊大牌,除了介紹紅毛猩猩之外,還警戒遊人「此紅毛有向人拋擲東西的喜好」,我心跳了一下。

有遊人告訴我們紅毛喜歡柑子 (對了,在動物園可以買生果餵食大小動物),好吧,就把最後一個柑子擲了出去,紅毛伸手待接,可惜女兒還小,柑子竟被擲到河裏去,旁邊的遊人都齊齊'啊喲'了一聲,紅毛的神情好'搞笑',搖了搖頭,手攤了在地上,一副'比你激死'的樣子。

過了一分鐘,正當遊人們還在替紅毛失望之際,紅毛轉過身,在地上拾起一枝連葉樹幹,此刻,大家都張大口來,明白了 ! 紅毛用樹枝輕鬆地把浮在水上的小柑撥到岸邊,長手一下子便把它從水中拾起來,斯斯然地把柑子開皮開塊後才往嘴裏送。

留下看紅毛的遊人越來越多,我們也不願意離開,每見有新遊人,我便告訴他們紅毛喜歡吃柑子。

不知怎的,有好幾回,紅毛拾起地上的蕉皮柑皮,作狀想向遊人拋擲東西,大家都尖叫起來,要躲在圍牆後,於是他搖搖頭,又把生果皮放到地上。 我覺得他見我們尖叫很好玩所以故意想跟我們開玩笑,外子則猜他示意遊人向他再擲柑子,不過無論那一個'解話',我也覺得他很聰明很好玩!

過了一會,遠處傳來猴子群的叫聲,遊人也開始追著聲音想看個究竟,就連外子和女兒都走了,只剩我一個都市遊人'含情脈脈'地看著紅毛。 他看了我一會,大慨知道我也沒有生果可以拋給他,便轉身返回他的小屋子去,我呆在那裏怎樣也再看不到他的臉孔了。



延續閱讀:
- Center for Orangutan Protection;
- Borneo Orangutan Survival;
- The Rainforest Site;
- more addresses in the site of Orangutan Conservancy; and
- more Youtube about orangutans diffused via Kahiyu.

Wednesday, 17 September 2008

上帝是外星人?

我看書看得慢,也看得不多,心散漫。見 Leona 寫了一位不到十二歲的小妹妹能在一天內讀十多萬字,在一個暑假裹看百多兩百本書,我只有驚與嘆的份兒了。 其實香港育才的能耐確有它一套,在家在校,孩子的學習時間表都排得滿滿,也許 mad dog 也可以把這點加在她 「只在香港」的例題上呢。

話說回我看書看得慢,打開 Leona 的新書 「這雙小手雖然小」兩星期了只看了一半,每篇都喜歡,就是沒有時間讓我專心來讀,那天在地鐵看幾頁,這天在艷陽下讀幾章,天天把書袋得穩穩。 所以我特別喜歡看像「這雙小手」類的散文,精、短,看罷一篇,擱下了隨時再翻,無需熱身。 長篇小說嘛,不是不好看,像我這樣心野的人,除非劇情特別緊湊,否則抱著書由第一頁'掃'到最後一頁的時候無幾,有時一擱多天,連劇情跟氣氛都忘了,再翻的興趣也減,我不知因此而半途而廢了多少本小說。

話回「這雙手雖然小」(藍天圖書出版),實是 Leona 的同名博格文章結集,可是翻書本跟看博格的味道不同,看了未在博格發現的文章,也有重讀的。 我喜歡書的編目,把八十多篇文章分成五章 (擦身而過/ 相逢何必曾相識/ 朝夕相對/ 男男女女/ 提防小手) 別類,基本是香港人物訪問或素描,筆調清新細緻,絕不婆媽,看得輕鬆。 前兩天重看了幾篇記倪匡風趣對答的,還是笑破肚皮,問題之間曾提到'他相信他信的上帝是外星人'...呵,倪匡還是跟'外星人'三個字拉了在一起 :)

說起來,我自小也曾想像地球人其實只是被星空間某巨族凌駕的小生物,人類在星空巨族眼中即如螞蟻在人類的世界一樣,渺小得可憐。我沒有宗教信仰,也不曾想像過上帝是個外星人,可若我的幻想屬實,倪匡的上帝不只一人了 :P


延續閱讀:
- 青出於藍
- 槍手

通告

Sherry 的「我之試寫室」剛換了新網址 : http://chusherry.wordpress.com/

讀者請更新資料。

Tuesday, 16 September 2008

Dada, Sanya, et Oléo

Voici l'histoire des trois petits escargots chez nous :

Un bel après-midi, Dada se promenait dans un beau jardin. Feuilles vertes, branches dures. Disons, la vie était belle, peut-être trop belle.

Sanya a trouvé le plus beau fruit qu'il n'a jamais vu. A peine monté dessus, il est attrapé par l'hôtesse du jardin.

Un cri d'enfant a réveillé Oléo. Voilà aussitôt il voyait une enfant, il se cachait dans sa maisonnette, faisait des bulles. Oui, Oléo faisait des bulles quand il avait peur, ce qui lui permettaient de se cacher encore plus profond, comme dans un rêve.

On ne savait pas depuis combien de temps Oléo se cachait dans sa maisonnette. Quand il a sorti la tête, il n'était plus tout seul.

Dada était le premier à se présenter, puis Sanya est allé lui faire des bisous. Ils se trouvaient dans une boîte fermée, soigneusement trouée, mais tapissée de salades et d'herbes.

"J'ai entendu dire que l'on va nous amener à Paris." Dada commençait dire, "dans une voiture."

"Qu'est-ce que c'est une voi-tur?" Oléo impatient, "Et, où est Paris?" "Je me demande..." Sanya ajoutait.

"J'avais un copain qui m'a dit que les voitures sont comme des araignées géantes avec quatre pattes rondes, mais en beaucoup plus bruyant..." Dada est un savant.

"J'ai peur..." Oléo était sur le point de pleurer, puis la boîte commençait à secouer. Ils se cachaient de nouveau dans leurs maisonnettes, sauf Dada.

Quelques instants après, quand tout est calmé, Sanya essayait de chercher Dada et Oléo. "Hé-o, où êtes-vous, mes amis."

Oléo était toujours dans sa maisonnette qui était maintenant à l'envers, sous une feuille de salade. Dada était à l'envers aussi, mais collait sur le toit de la boîte.

"Que fais-tu là, Dada."

"Je surveille."

"Où on est maintenant?" en ce moment Sanya se collait sur le toit aussi.

"Dans une voiture, je crois" Dada confirmait.

Oléo a sorti la tête tout de suite, puis hurlait, pleurait comme un bébé, "... sommes-nous morts ?"

"Calmes-toi Oléo, tout va bien..."

"Mais, je ne me sens pas très bien..."

"Moi non plus... j'ai envie de vomir"

"Drôle d'araignée géante..."

Ils s'ont endormis, et s'ont réveillés par de nouvelles agitations.


(à suivre)


- pour ma fille




("三隻蝸牛的故事" 中文版後補)

Sunday, 14 September 2008

My photo of the week : "Chasing the moon in highway"

Chasing the moon in highway.
在高速公路上追月


Happy Mid-Autumn Festival everybody !!

祝 大家 中秋節快樂!

Thursday, 11 September 2008

Un p'tit café?

在法向訪客說 "Un p'tit café ?" 即如在港問「要飲杯茶嗎?」,是一般的禮節。

記得小時候若家有訪客,母親定吩咐我說「快D斟杯茶比 xxxxx !」,而相熟的朋友又經常會開玩笑地回應:「唔洗'查'啦...」,母親接著會說:「過門都係客,要的要的...」,總之,你客我氣幾回之後,我還是要乖乖跑到廚房去'斟茶'。其實,茶是奉上了,要飲茶的客人並不多。客去茶留,禮節不過是表演的功夫而已。

在法國便簡單得多了,要是對方問你 "Un petit café?" (要咖啡嗎?) "une boisson ?" (要什麼飲品嗎?),只要答一聲 "Non, merci." (不用了,謝謝。) 便可以了,對方少會再堅持。 所以呢你要是口渴的話,便不要來中國人那一套「客氣」,說 "Oui" 就是了,要不只有眼巴巴看着別人喝他的咖啡了。

不過,中國人說'禮多人不怪',可又真是,若客人口渴了,那麼一句「要飲杯茶嗎?」便好討人歡心喲。 記得幾年前有個曾到香港的舊同事向我大彈她在香江的見聞,其中一件,是公司的接待員都不會提議 un petit café,也不會提供飲品。 我諾諾唯唯,不知如何應對是好...

說起來,這個夏天我們在巴里島的大小街道到處閒逛,好幾次被熱情的居民邀請入屋吃糕點飲咖啡,我們一邊以有限的英語搭著更有限的印尼語簡談,一邊呷著濃黑的咖啡,每次都感動。

"Un p'tit café ?",別客氣,反正都要斟,送大家一首 Oldelaf et Monsieur D 的 « le café»,請自便囉。


En France, on propose souvent aux invités ou visiteurs un petit café. En Chine, ou à Hongkong, on propose du thé (Voulez-vous du thé? / 要飲杯茶嗎?). C'est une politesse.

Je me souviens encore, ma maman m'a systématiquement demandé d'aller servir du thé dès qu'il y a des visiteurs à la maison. "No, merci..." "Si, si, si..." Entre le 'No' de visiteurs et le 'Si' de ma mère, j'ai fini par servir du thé alors que personne n'avait vraiment envie de boire...

En France, c'est plus simple, "Un p'tit café ?". Si on n'en a pas envie, dit 'Non merci" puis on n'en parle plus. Mais donc n'essayez pas notre politesse chinoise ici si vous avez soif, ou vous risquez de regarder les autres boire leurs cafés comme une nouille ;)

'Servir du thé' est une politesse chinoise, et le 'refus' aussi. Néanmoins, j'ai entendu une collègue se plaindre qu'on ne servait pas de boisson au bureau quand elle visitait Hongkong... :S

Nous avons été invités à boire du café et prendre des gâteaux chez les Balinais cet été. Simple, mais chaleureux, on est touché, chaque fois.

Alors, voulez-vous un petit café ? J'ai trouvé sur youtube « le café», un clip d'une chanson d' Oldelaf et Mr D assez marrant.

Wednesday, 10 September 2008

【photo】: plant (5)

This would be my last photo in this series.

photo taken in Munduk, a small village in Bali, Indonesia


Do you know what is this flower ?

Tips: This is one of the main agriculture products in Indonesia.

Answer:
Cloves (girofles/ 丁香)


(to be found in this page)

Tuesday, 9 September 2008

【photo】: plant (4)

Every Asian should know this fruit ;?

photo taken in Munduk, a small village in Bali, Indonesia



Answer:
These are coconuts.

(to be found in this page)

收花

見 readandeat 寫收花,我想起了在港時一次見到美女同事收花的事,覺得很有意思,每次想起都會心微笑 :


一日,美女同事又在公司收到一束漂亮的花,旁人都羨慕不已。 她看一看送花人的咭,把花放在一旁,却沒有特別高興的表情。

我好奇地打探,「怎麼了?花兒不合心意?」

「沒有什麼驚喜囉,是老公(註1)送來的...」

「哦 :O ??!」

「噯,總是老公送的花,要是有第三者送的話,會多一點驚喜吧 ;)」


死未 :?


註1: 「老公」是廣東話,指丈夫。

Monday, 8 September 2008

【photo】: plant (3)

Do you know what is this fruit ?

photo taken in Munduk, a small village in Bali, Indonesia


This one can be a bit difficult to 'guess' ;)

Answer:
Cacao.

(to be found in this page)

無題

週末,無所事事。 手執一書,帶女兒到公園吹肥皂泡。

兩個跟女兒年齡相約的小女孩見有泡泡飄零,趕了過來追拍。

隨隨地,三個、四個、五個小朋友跑到女兒身邊追拍泡泡,笑作一團。

女兒讓其他小朋友也來吹泡泡後,無法再取回她的肥皂泡泡。

過了一會,年紀較大者勝,女兒急得要哭。

孩子的母親干涉了,肥皂泡物歸原主,女兒又跟小朋友們手拉手地跑去玩了。

那邊廂,一位小弟弟邊哭邊追著他那被大朋友踼著的小皮球。兩三腳後,小弟弟終於追到他的皮球了。 抺過眼淚,隨即放腳又繼續踢玩...

畢竟,兒童的世界比成人的要簡單。

我看他們看得入神,帶在手中的書當然看不成了。

Sunday, 7 September 2008

【photo】: plant (2)

Now, can you tell what is this fruit ;?

photo taken in Munduk, a small village in Bali, Indonesia


Those on the picture are not ripped yet i guess ;)



Answer:
Papaya

(to be found in this page)

Saturday, 6 September 2008

【photo】: plant (1)

Do you know what is this plant in the photo?

photo taken in Munduk, a small village in Bali, Indonesia


At altitude of 800m, according to guidebooks, Munduk is a nice base to do easy trekking in its surrounding. There are also, together with other villages in the area, many nice plantations because of the weather. That fruit in the photo is one of the product in the region.


我是個五穀不分的城市人,在大自然對很多珍奇異寶常視而不見,很多時候就連可以放上飯桌的植物也認不出來,所以每每能把植物稱名之時,都會特別興奮 ;) 我在印尼的巴里島拍了幾張植物的照片,在這裏先放上一張。

大家能把相中植物的名字說出來嗎?


答案/ Answer:
Coffee. Berries are green when immature, then turn to yellow, red, and finally black.
咖啡。 果實綠色,成熟後慢慢地轉成黃、紅,最後變成黑色。


(請在本版內找/ to be found in this page)

Thursday, 4 September 2008

忘.亂.得.失

假期後的兩天,無論在家裹或在工作上都在'忘'與'亂'中渡過,也不知是因忘成亂,還是因亂而忘了。天涼雲暗有雨,好不容易才等到黃昏的一點藍天。

今早終於把在家電腦從糊塗難題中解了出來,呼,失而復得,避免了'至之死地而後生'的最壞方案,真感無限恩喜!

慢慢地生活再走上日常軌跡,訂閱的網文大致看了,散着的行李却還悶在一⻆,堆積了的臭衣服又等著被安置,幸好,假期的閒情還未離我而去。

書台旁的 schefflera 在夏日重新長了濃葉,看得我安慰了。見到竟有法語博客把「師奶筆記」放上她的 Blogday 2008,真是受寵若驚! Merci 绮芬,ça fait plaisir!

Tuesday, 5 August 2008

博格小休 / Une pause

遲D見。 À plus tard.

Monday, 4 August 2008

獅子與主人

在 Carmen 的 「寵物蔬食品」網址看到這段 關於一隻獅子與兩個主人的小故事,像是「獅子與我」的現實版,太可愛了,不得不轉貼 ;)
別忘了也按進 youtube 看 video 啊。

Sunday, 3 August 2008

【photo】: "Vacances"

another photo taken in Paris-Plages (Paris beach)


Have a nice summer holiday everybody!

Saturday, 2 August 2008

書價

在「都是那些日子」看到一篇寫有某書商認為「文字書不賣,歸咎傳媒越來越圖像化,令到年青人越來越不肯看文字書,令小字多圖的書本越來越受歡迎...」,博主接寫日本人沒有因為看漫畫而不看文字書... 我也覺得,法國人喜歡看漫畫却也喜歡看書呢,這季甚至有七百廿七本翻外及本地的新小說上市。 不過想起某些香港報章驚人的'紙量',而當中可以閱讀的不過寥寥數張,也可以明白那書商的意思。

***


「這雙小手雖然小」博主 Leona 把部份博文結集出書了,很替她高興 ! 前陣子在出版商的網上到處 click,跳到某網上書 club 的購物網,竟有機印漫畫的 T-shirt 賣,售價還要比同'頁'的書本貴兩至四倍以上! 突然好替作家們心痛,怎麼工作時間跟制成品的價錢如此不成正比! 幸好,價錢不等如價值。

***


Readandeat 也在最近一篇文章提到書種及價錢,「香港人可能會奇怪這種題材也有人寫,且有出版社願意出版,最離奇的更是,有人肯掏荷包去買!」在外地的書種的確不少,不過售價不一定平宜,在法一般平價的兒童書籍平均大慨五歐元,買,支持。 另一個方法是到圖書訂購、借閱,又或者蹲在書局看,是另一種樂趣 ;)

Friday, 1 August 2008

寫遊記

Justin 在他的博格「凍啡走甜」寫了這一篇關於寫遊記的因難與喜樂,又提到馬家輝的新書《死在這裡也不錯》,引得我也想找機會看看。

想起來,很久沒有寫遊記了,帶著小孩子出門在外要照顧的事情不少,又往往要一眼關七,日間偷不到時間集中精神寫,整天外遊後晚間又哪有精神記。

把自己的舊遊記找出來看,都封塵了,翻開第一頁,首次獨自長途旅行,首次乘搭飛機,旅費都是半工讀時儲起來的,不少也不多,小心翼翼地處理。 有趣的是,有些細節在翻看遊記時才記起來,第一章中幾句 :「九時三十分,飛機終於起飛了。 這可能是我人生中第一個最漫長的旅程... 乘飛機未如想像中'好玩'、high tech,即如乘巴士一像,穩和'熱' (大慨這是因為追着太陽的原故吧?!)...」 再翻看,原來自那次旅程後的六年間不時到處長短跑,怪不得當年家人都有意見了。

把玩著小遊記簿,發現背後獨獨寫有一個人名,想不起是誰,只能猜想在某地點某某給我寫下的聯絡地址吧,一直沒有注意到... 再翻,對上一次記下的旅途已是六年前的事了,嘩,時間過得這麼快,即是說這六年間至少有六個旅程,如煙如霧,漸漸地散去,真可惜。 好吧,今年要買一本新的,翻開新的一頁。



後記: '遊記'的法文是 'carnet de voyage',我想起一套自己挺喜歡的電影 «The Motorcycle Diaries» (2004),在法譯片名為 «Carnets de Voyage»,一個關於革命家 Che Guevara 年輕時與友人騎電單車旅遊的故事,片中可見五十年代跨越南美的山區景色,很美。唯覺得片末有點誇張地把本來已是英雄的 Che 更英雄化了。那是我首次接觸關於 Che 的故事。剛巧今晚看到「真實筆記」張翠容竟出了一篇 Che 的兒子的訪問稿,有興趣可按看。

Wednesday, 30 July 2008

Vacances vs Voyage

今天的天氣好得不得了,早上出門在全籃天下踏單車到地鐵站,清爽的涼風撲臉而來,把朝陽的悶熱剛好散掉。 暑假期間路上的行車又特別少,若不是要遲到了,真有衝動多踏幾十分鐘直到公司去。

跟外子說,若是天氣如此美妙,即使放假不外遊,也算一樂 也算寫意。的確,假期的巴黎,少了一份繁鬧,地鐵內聽到的是遊客們的多國語言,好有放假的氣氛。 也許對旅遊增見聞的慾望減弱了,也許輕狂已漸淡,也許帶着小孩子到處跑不容易也不實際,也許自己是有點累了,去年已發覺原來不再追求'旅行' (travel) 了,隨便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懶散幾天又轉一個窩,陽光為伍,海風為伴,便好,若耳邊能響著啍啍外語,又能讓我說說外語 嘗嘗異國菜餚,更幸福了,叫它假期 (vacation)。 對了,好想過一個真真正正的假期。

在字典【Petit Robert】上查,假期 (vacation) = 休息,旅行 (travel) 則是一個驅使遠遊的好奇心,一個為了找尋/看到心中所想而作出的行動。 (Vacances = repos; Voyage = c'est une chose, une curiosité qui vaut le voyage, dont l'interet merite qu'on se deplace specialement pour la trouver ou la voir.)

曾幾何時熱愛著背包的踏實,在外的每一天,都是新奇的一天,古人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給了我不讀書的好借口 (哈哈 其實 書一定要讀啊 :),事實上,旅行的確會助人'成長'。 不過有人選擇年輕來跑,有人選擇退休後才行,各有前因,各有所好吧。

較早前在這裡已提過幾位愛旅行的香港人,最近又發現了幾個 (有機會再寫),你呢,你喜歡旅行嗎?

現居西藏的 Pazu 是我早年在網上無意中找到的第一個香港旅人網誌,他曾踏單車走遍東南亞,廣交結朋,看他的小故事,真的很有趣,那時看到他這一段舊短片,很喜歡,一直留着 (Pazu,若你看到此文,也跟你說一聲 好、謝),配曲是我喜歡的 «Copain d'abord» (by George Brassens) 呢!

最近跟博客 Maren 提到三毛,我在這裡曾寫過一篇「橄欖樹」。 為了夢中的橄欖樹...

"La vie est un voyage." - Proust
"生活本來便是一個旅程。" - 法國作家 Proust (1871-1922)

"Mes vacances ? C'est d'aller travailler ailleurs." - Colette
"我的假期? 便是換個地方工作。" - 法國作家 Colette (1873-1954)

Tuesday, 29 July 2008

Cliché

一直想寫這個題目,却不知從何入手。

字典解 cliché 為口頭禫、陳詞、濫調,不過還是說不清心中 cliché 的意思。

大慨來自'人云亦云',cliché 是大眾心目中某些事物共同的不成文的特定形象 :

一張被視為 cliché 的相片,有人稱之為 'post card',美甚,但司空見慣,出現過千遍的類似影象 ;

一座被指為 cliché 的建築物呢,可能也被稱為 classic 的,悠久的,有代表性的,如 Effiel Tower,London Bridge ;

一張 cliché 的樣貌,西方人心目中的東方人眼細長 鼻扁平,東方人心目中的西方人紅鬚綠眼 鼻大; Cliché 的人物,如 李小龍=中國功夫,Clint Eastwood = 西部牛仔;

食物方面,法國人眼中的 cliché 中點 有 nem (炸春卷)有廣東抄飯還有狗肉,但沒有甜品。 香港人心目中的法食可能是芝士 (cheese) 和長麵包 還有蝸牛,但一定少不了紅酒;

還有一些 cliché 的地方形象,先不提那些誤以為香港是在日本的,一般聽過香江的外國人也許即時想起高樓大廈、車水馬龍、繁盛欠人情的大都市。談起巴黎呢,亞洲人可能想起艾菲爾鐵塔、皮具 LV、傲慢、或者浪漫。

如是,心目中的 cliché 多少簡變成一些 reference, 作為分類的指標。 負面的 cliché 讓我們載上有色眼鏡,令我們遠、拒。 美好的 cliché 嘛,則成為幻想的泉源。

於是,大多數的旅遊從追索心目中美好的 cliché 開始。

追尋風景歷史等 cliché 還比較容易,跑到瑞士看雪山,到巴黎看鐵塔,到美加看大瀑布,到北京看故宮 等等。雪山在,鐵塔在,大瀑布在,故宮在,拍幾張到此一遊,滿足了。

可一但涉及到人物,或要追尋感覺,便複雜得多了。 有到香港打算瘋狂購物者投訴香港不再是購物天堂,找美女的又發現亞洲女孩其實不甚溫柔; 到巴黎找美食的不得要領,環境又跟心目中的浪漫相差太遠...

其實,抱著看 cliché 去旅遊的話多只會失望而回,一個順意的旅程往往視乎天時地理人和的協調,已經很不容易了,若還要把旅程結合自己的幻想,是非常因難的事。我猜,主觀情緒、認知、所遇所見所聞 等等,都影嚮著個人的判斷。 加上,一般 cliché 只是表面的形象,被簡化的'符號',更多的內容還等著外來者發掘呢。 看呀,高樓大廈林立的香港,實有二百多個島嶼,仍留有不少天然的遠足小徑; 到法國喝紅酒,可諾曼第 (Normandie) 出名的飲品却是萍果酒 (cidre) 啊... 旅遊是自己用眼晴看世界的機會,若從 cliché 開始,從 cliché 結束,便失去了意義。

好了,cliché 是膚淺的,無意義的,但我們偏偏愛 cliché,嘿 :-/

Sunday, 27 July 2008

My photo of the week : "Joy"

brumisateur in Paris Plages

Saturday, 26 July 2008

What do you do in your life?

在法的社交場合跟新相識朋友最常提到的其中一個問題是 : 「Qu'est-ce que vous faites dans la vie?」 中英文翻譯是: 你勝行? What is your job?

不過若把句子的字對字直譯,却會被歪解成 What do you do in your life? 你這一生幹些什麼?

我花了好一段日子才能自然地接受這句 "Qu'est-ce que vous faites dans la vie?" 的正確意思,好奇怪,雖然對方只想知道我的工作是什麼,問題的重心不在於'一生',不知怎樣我總把它聽成一句頗有哲學意味的人生問題,我這一生 - 幹了些什麼 - 在努力些什麼 - 目標又是什麼 ? 我一般會自然而然簡單地答 : 「rien」,人家張大眼晴問 :「rien?」我才如夢初醒地唯唯諾諾。

曾好奇請教句子的出處,不得要領。 心裡一直在問,法國人都把生活與工作拉在一起嗎?

"Rien, rien de spécial..." 我今天仍會答,真的覺得沒有辨過什麼事情,日子便過去了。 是有點慌,有點酸。

Monday, 21 July 2008

三與三千元的幸福

「真實筆記」博主張翠容上星期的一篇「走到他們中間」,寫她在古巴的一些旅行點滴,令人感動,「我們生存在同一個地球上,怎麼可以分別這樣大,為甚麼?」 「世界資源與財富,嚴重分配不公。」

我想起了一段小挿曲。幾年前因為工作關係有幸在巴厘島一家高質別墅留宿一晚,整個院子都是有品味的擺設,平台、大廳、房子、游泳池,幾百平方米內,只有外子與我兩人,面臨山谷,腳踏川河,夜裡只有蟬聲,晨間只有鳥鳴,簡直是世外桃源。 我們在別墅的餐廳晚宴後便匆匆返回自己的院子,興高采烈打算盡地享用設施,'撲通'跳進泳池裡游過幾圈後,再想跑到蒸汽浴池泡一泡。 蒸汽浴池在昏燈下冒煙,水'撲撲'在跳,我呆著了。 那個室外的蒸汽浴池,一直開動著,由下午到夜晚,一直等著我倆,我兩。

這樣耗費能源實在令人心痛,翌日,我向負責人提出關於蒸汽浴池的事,得到的解釋是,要讓客人得到最好的服務,蒸汽浴池便要廿四小時'候用'了。 我是有點少見多怪,總覺得此等 gadget 可以另有安排,心裡還是內疚了一些日子。

廿多小時有如與世隔絕,騎著陳舊的綿羊仔回到市中心,安坐在只消幾歐元一晚的小舍門前,心裡是惦著那個短暫的豪華'生活'的,不過那一刻我們對視而笑了,明白到事實上我倆並不需要如此高質的享受。 百彩花兒在小舍園丁的適心照料下盛開,滿臉笑容的小管小伙子又過來問好了,我們打個招呼後到喧鬧的市集逛,在遊客堆中到處轉,感覺還是怪怪的,為什麼在同一塊土地上有這樣大的分別?

Sunday, 20 July 2008

【photo】: "Indoor outdoor"

photo taken in the Parc Floral


I take this opportunity to remind friends in Paris that the annual Paris Jazz Festival held in the Parc Floral would last until next Sunday only.

Tomorrow, the annual Paris Plages (Paris Beaches) will be opened again for one month. Click here for more information if you are interested.

Have a nice weekend everybody!

Saturday, 19 July 2008

粗言.外語

家長指引 : 未成年子女請由家長陪同閱讀此文。


到外地旅行或放假的其中一個快意是能夠'聽'到不同的地方語言,即如轉個電台,聽聽不同的音樂。有時覺得,'聽不懂',也算是難得的耳根清靜。

法語不是我的母語,程度只夠日常會話的溝通,遇到話題嚴肅的時候,便要特別留神了。 相反地若不想加入討論,或者不願聽到別人的對話時,很容易'關上'內置的雙語系統,便達到耳根清靜的效果,可以安靜地繼續幹自己的事情,讀自己的書了。

我留意到這個'閉耳功能'的樂趣,大慨是幾年前在香港的機場巴士上,座位後邊一位哥仔,另邊一個少女,各自花了差不多全車程時間以手提電話跟友人講話,廣-東-話。 長途機程後累透了的我,想不到仍能清清楚楚地接收他們的一話一句,天,'閉耳功能'在自己的母語前無法運作,整個車程被迫'收聽'他們誰跟誰來往了、誰說了誰的壞話、還有間中加挿的幾句廣東粗口...

不知大家有沒有同感,外語中的粗言不好 (英話如 shxx 法語如 mexxx),遠不如母語的爛言礙耳。 記得初期曾在法文堂的一篇作文寫了一個 mexxx 字,自己沒覺得什麼,老師看了却寫「嘩 唔得唔得...」,至今還是不自覺地常彈出個 mexxx 字... 相反地,不知是否時興,現今不時在衆博格看到個'頂'字,却總覺得有點礙眼。

話說回來,年青時看英文通俗小說,雖然沒有提高寫作水平,却引出了個對語言的興趣,也曾練出了一些英語理解能力,包括粗言。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有個挺歪的理論 : "學習外語,從粗言開始"。 我想,就是學了不說不用,至少知道別人在跟你'粗' ;)

Thursday, 17 July 2008

數字

法文中的數字,從 70 開始,便需要動腦筋了。

70, 71, 72... : soixante-dix, soixante-onze, soixante-douze... 直翻是 60-10, 60-11, 60-12... 大家也許明白了,60+10=70,不寫 70 寫 60-10; 60+11=71,不寫 71 寫 60-11...

80, 81, 82... : quatre-vingt, quatre-vingt-un, quatre-vingt-deux... 直翻是 4-20, 4-20-1, 4-20-2... 明白了沒有? 4x20=80,不寫 80 寫 4-20; 4x20+1=81, 不寫 81 寫 4-20-1...

如是,90, 91, 92... 是比較簡單的了,4x20+10=90,不寫 90 寫 quatre-vingt-dix (4-20-10); 4x20+11=91,不寫 91 寫 quatre-vingt-onze (4-20-11)...

幸好,一百個數字中只有這三十個要算數。

老法們沒有覺得這多難為,我這個外來人倒被折騰了好幾年。

講的時候要心算,聽的時候也要留神。 例如,法國的電話號碼有十個數字,讀的時候以每兩個位一讀,要記下號碼時,聽對方說 soixante... 我記下60 後才聽到有尾數15... 哦 原來是 75... ; 聽對方說 quatre-vingt... 我寫下 80 却再聽到 onze 啊原來是 91... 如是者,白紙上的號碼不知被刪劃了多了遍...

博客老麥提議我寫"從語言看文化"法文版,今晚想起的這個數字邏輯,不知算不算是法國工程師 (ingénier) 世界的靈魂 ;?

有說網球是法國人發明的,那計分法也夠奇特,十五、三十之後跳到四十。

好了,思路跳到香港人喜歡說的 : 「五十 五十」指'一半'。被直翻成法話是 cinqante cinqante 英話是 fifty fifty,很多老外都不能即時明白,要說'一半'才如夢驚醒。

語言有趣,易學難精,皆因語文跟文化大有關連之故吧。

又聽說,若能以學習的外語來心算計數便差不多可以畢業了。難道語文跟數字也有關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