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November 2008

同聲同氣的幸福 / Parlez-vous la même langue

最近幾個博客無獨有偶地寫過鄉情,衝着我的思潮,上星期跟同事又無意中扯上有關的話題,把屁打了出來,又繼續生活。

能到外地生活,無論是長是短,也是一個難能可貴的機會,不過遊子的心情往往是比較複雜,兩年多前讀過一篇很感人的「當我老了」,在舊文己經提過了,今天再把它找出來看,感覺又不一樣。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在溶入另一個社會的同時,即使鄉音未變,跟家鄉的距離仍不自覺地拉遠,這是無可避免,也是無可奈何的。

有時候,不斷去適應另一個生活環境也是頗累人的事。 我相信能夠在土生土長的地方生活,最大的便利便是跟當地人那種微妙的溝通能力,那不單只是語言上的,也是文化上的,由身體上發出來的,不言而喻的,也不是語言可以解得清楚的。那一種'無言'的溝通,如腳下的土地一樣堅硬。 若缺乏這種'溝通',即使未被排斥,便只能擔當「局外人」了。 再說下去,中國人所謂的「同鄉好說話」,再簡明不過。 廣東話的說法,「見你旭吓條尾知你想點」。

少了地方文化,缺乏共同話題,單說笑話不會笑,悲劇不會哭,已夠沒趣。尤其在香港這個節奏轉得極快的城市,資訊快、潮流快、俚語也過氣得特別快,即使一年回港一次,共通的話題越來越少,與朋友談談天氣,問聲你好嗎我好嗎,然後便有點無以為繼。 不過,說是跟海外生長的朋友無所不談嗎? 又不盡然,畢竟並非土生土長的,要是對他國文化語言不能盡握,到底是個「局外人」,可憐是,要來安心的又不一定懂得你家鄉那套'溝通',沒說出的話,自然地石沉大海去。 在海外的遊子,即使不是「竹星」,會不會漸漸地也感到有點'兩頭唔通'了?! 這是我覺得處身多元文化最難走的地方。

人類本來便是感情複雜的動物,若能找到同聲同氣的,也可稱得上是緣份是朋友吧。



〔pour la traduction en française click ici


延續閱讀:

- Toffeeland
- 跟香港的距離
- 此路不通
- 此心安處是吾鄉
- Two years and two months
- 無限思的異鄉人

14 comments:

周游 said...

我也有兩頭唔到岸的兩難, 語言和文化的衝突唯一好處是令我認清自己。
現在的生活以家為重, 不自覺地將自己按到最低, 猶幸找到同聲同氣的妳們, 暖暖的。

孜媽 said...

我的同事全是'鬼'。

有時也有點兒沮喪,但很快調整過來。

MICHELLE,多保重,讓我們一起開開心心過冬天!

michelle said...

周游: 謝謝你,我猜你是可以明白我想寫的感覺的。 也得謝過internet 的助力 ;)

孜媽: 也謝你 :) 祝大家快樂。

微豆 Haricot said...

Identity issues can be overcome, if one keeps an open mind.

readandeat said...

有時人家一講很地道的東西我就無言了。

CR said...

“有時人家一講很地道的東西我就無言了” ---------> 同意,特別是他們繞了一個圈子都互相認識,比如我們公司一個contractor的老婆是我們同事小學的同學的妹妹。而他們又有很多集體回憶,我永遠只是旁觀。sigh...

Arael said...

也许我也老了? 那篇有點太煽情了吧.
不太愿意相信是真實經歷。

當然要回去的。下了決心就行。沒有那么難。我知道,如果不回去,老了肯定會后悔。

michelle said...

Haricot: oh i think that one 'should' keep an open mind specially when overseas! However i'm afraid there's nothing to do with our identity... an open mind can't change our identity for example.

readandeat: 地道話跟文化相連,不易。

CR: 集體回憶是最好的例子 ;)

Arael: 其實我也想過那篇'當我老了'的真實性,不過它還是令我感動 :P

Mugen C said...

I wrote something similar a while ago... :)

無限思的異鄉人

sometimes I don't know where do I belong! :(

MC~

michelle said...

MC: i've added your link if you don't mind.

Joanalist said...

簡單的一句:笑話不會笑,悲劇不會哭

一語道破異客幾乎永遠都是局外人的無奈。

阿Q地想,與其掙扎融入任何一方,不如學會怎樣做一個樂天的遊子。:)

P.S. 能夠在網絡裹聽(看)到有相似背景的心聲,份外親切!謝謝你的連結!

michelle said...

Joanalist: 其實,遊子是幸福的,有時感到兩頭不通是難免的了。 努力啊!

Neko said...

今天是第三次看這篇文章了, 每看一次都有想大哭的衝動. 離家第七年了, 每當一個人靜下來時總有身份認同的問題. 香港固然是我的老家, 但每當想起我和香港已經脫節的時候免不了失落. 那到底我屬於哪裏呢? 我又答不上. 剛滿十七歲就離家, 一個人在矽谷唸書, 工作, 掙扎求存, 到最后融合了當地, 卻又因為各種原因走到來法國, 一切又要重新適應磨合. 每天醒來總是在想,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安定下來呢?...

michelle said...

Neko, 不斷要適應環境確是挺累人的事,矽谷指的是美國那邊吧,可以想像彼邦跟歐洲的鄉土文化習慣又有別,該邊的一套在這裡不一定用得着的,這又是語言以外的事了。

我剛到法國的時候讀過一本幽默風趣的書叫 "French or Foe?", 作者 Polly Platt 是美國人,談的是她在法遇到的 culture shock,可以一讀,也許有助理解這裡的生活文化。

剛於學法話,有博格叫 'French Word-A-Day': http://french-word-a-day.typepad.com/motdujour/ 也是一名在法國生活的美國人所寫的。

別急啊 Neko,你還年輕,相信很快便會適應此地,間中思鄉可能是難免的了。 Courage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