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0 October 2008

「兩周一聚」: 我有一部時光機

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一日,即如每年的萬聖夜,晚飯過後便隨母親外出去她的「派對」了。 媽媽的興緻越來越好,挑的派對也越來越大。那一年,我們到了市郊一座城堡,搞不清楚到場的是人還是鬼,這邊一個長牙的,那邊一個長舌的,媽媽極其興奮,早擠在人鬼群中嘻嘻哈哈了。 大廳內擠滿人和鬼,烏煙瘴氣,我受不了,着實也有點害怕,唯有獨自跑到花園去。

大花園內人影處處,成雙成對,或獨飲獨醉的,却只有風聲相隨,好古怪的氣氛。

正在進退兩難之際,昏燈下不遠處一名打扮成 Dracula 獨自坐在石発上的伸士,向我這邊望過來。 這德古拉有股特別攝人的魅力,灰白的頭髮被梳得貼耳,目光如炬,炯炯有神。

「你好,先生。」

「過來陪我這個老德古拉坐坐好嗎?」他向我笑了一下。

他笑起來的時候嘴邊掛在一⻆,竟跟我的一模一樣,頓時對他產生非常的好感。

「你不會是自己來這派對的吧,認識堡主嗎?」

「噢不,我是偕媽媽來的。」

「唔,你的媽媽一定是個漂亮的美人兒,她雙眼珠也是草綠色的吧...」

「對了,真不明白,拜到她裙下之臣不知多少,可惜她就是愛理不理,只管去派對。」

「你要知道,每個人所選擇的生活方式也不一樣,而且她喜歡跑派對也沒有什麼不對頭,說起來.,,」

「奇怪在她只喜歡去萬聖節的派對。」

「嘿」他又撓起嘴笑了一下,「可惜我年紀太大,相逢恨晚了。我跟你的媽媽一樣,也非常喜歡去萬聖節的派對...」

「哎 對不起,我不是在說萬聖節的派對有什麼問題...」

「不 - 不 - -」他突然停下來,抬頭看著黑夜放出來的星星,像是一下子飛到他那天空的世界裏。

一時間只能聽到風聲,與及城堡傳來微弱的音樂聲。

「我跟你的媽媽一樣,也非常喜歡去萬聖節的派對。」這回我靜聽着。「你們這個年代的派對,真有意思,音樂、色彩、美人、美食,叫人瘋癲。我第一次遇上便愛上這玩意。」

他想了一想又再說,「我第一次外出亂走...嗯 旅行,大概有廿四歲吧,那一年,到了一九九八年,還年輕,什麼都不懂,未做好準備工夫,到處亂碰亂撞,哈哈,還記得第一次不知道外出要帶備銀幣,乘搭地鐵又不會用卡入閘,被人笑指成鄉下佬,哈,想起了那一頓美味的燒鵝,還有 ...」他說着說着,開始有點自話自說,沉醉在他的'幻想'世界裏,

「那一夜,新相識的朋友帶我到了一個...我生平第一個派對,我快樂得要死,吃的飲的都好,女孩子們打扮得漂漂亮亮,又溫柔又性感,音樂感性多元,單是那些爵士樂便比我們那年代的方圓電子樂有趣得多了...如此氣氛,怎不教人陶醉?! 我就這樣摟著一個穿花裙的女郎,在派對裏過了第一個九八年的晚上。

「往後,我愛上'旅行',一九七八年,六五年,然後在二千年,我在一個萬聖節派對認識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他看了我一眼又繼續,「她有著跟你一樣草綠色的眼珠,像春天的草地一樣綠,像湖水一樣清透。 我被她完全地迷著了,抱著她,心只管跳,隨她的腳步跳,不再需要音樂了。她耳根玫瑰的清香,隨著她的擺動而飄散在我的胸膛,扣在我的心房,再發放到那十月的天空上。 然後,我們緊擁著,又再擁吻著,相親相熱,直至天明。

「可惜,當年我還年輕,還想到處跑,沒有留下來,也沒有叫她跟我走...」

他說的好入神,我還是耐不著打斷了他的說話,「慢著,對不起,先生,我越來越聽不懂你了。噢,我一點也不明白,九八年十年前的你廿四歲...? 怎麼跳到七八年又二零年?」

「呀」他大口吸了一氣,有如從夢中驚醒,「對不起,忘了告訴你,我有一部時光機,只要不觸動時空法條,是可以在時空中自由旅行的。

「這麼多年來,我一有空便往外到不同的年代旅行,當然,特別喜歡到不同年代的派對了,有段時間,瘋得一天去一個派對,不過,再沒有碰上那位漂亮的女郎了,漸漸地,我只去萬聖節的派對,為的便是想再見她。

「你的年紀多大了?」

「六月過了生日,八歲了。」

他在衣袋裏抽出了一個金色粉盒狀的物體說,「我再不需要這個小玩意了,把它送給你好不好? 算是你的生日禮物。」說着把它交到我的手裏來。

「噢 多謝了,不過這女兒家東西不合我用。」正想把它推回,他接着說 :「這不是女兒家的東西啊,這便是我跟你說的時光機。」

我耐不著無禮地笑起來,「什麼?這粉盒是個時光機?別當我笨孩子好嗎?我剛才說我八歲了。」

「你不用急着來玩,先把它留著。 我來教你用法...」說着,把'金粉盒'打開,一看,我不禁「嘩」了一聲,只見小盒內有不少金色按鈕,好多數字,經他一解,其實一點也不複雜。

「好了,是時候離開,我這老人家可安靜地過最後的兩天了。 好高興認識你,噢,叫我德古拉好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森美。 先生,嗯,德古拉先生,慢著,你說'最後的兩天'是什麼意思了?去什麼地方?」

「去應該去的地方。」說罷便站起來,握着我的手加了一句,「別急着來玩那小玩意啊。」又撓起嘴向我笑了一下,然後轉身走了。

德古拉先生剛走開,媽媽從室內走出來,遠遠看見我叫道,「森美...你在跟誰說話了?」

「一位打扮成德古拉的老人家...說起來蠻有趣,鬼人鬼話,他說他喜歡到不同年代的派對,尤其萬聖節派對...」

「媽...?」媽媽突來心神不定,我接着把'時光機'遞交給她看,「他 還 - 給了我- - 這個... 媽媽?」只見她拔足便向德古拉先生離開的方向跑,又在不遠處慢慢地止下腳步,呆望了漆黑的花園一會,才轉過身向我這邊行過來,平靜地跟我說 :

「我們回家去吧。」

自那一夜,媽媽少了一份瘋癲,多了一份愁緒。 每年的萬聖節,我們都平靜地在家中渡過。

而那一部時光機,則一直放在抽屜裏。

* * *


好多年後,我在街上遇見一張熟悉的臉孔正在跟一名火熱的女郎在大街上毫無忌諱地擁吻着,想了半天才猛地想到,那張年輕的臉孔跟德古拉先生有幾分相似,想跑回去再看個清楚,他們已經離開了。

正在失望地回想着零八年的萬聖夜之際,竟發現那年輕人仍獨自在街⻆轉處,果然,他跟德古拉先生有多分相像,不禁自問那會不會是先生的兒子呢。 我不自覺地隨他後面走,像他的影子一樣地走,也不明白到底自己想再知道些什麼了。

街道上的行人越來越疏落,我開始擔心他會發現我的行蹤,儘管保持距離,他還是不斷地轉身向我這方向張望,我轉個身想躲在一輛車後面,再看,他已像風煙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大街又長又直,毫無藏身之地,他跑哪裏去了?

自此,我開始認真地回想零八年萬聖夜所發生的事情。

* * *


這一晚,廿四歲生日,我決定把時光機從抽屜裏拿出來...


- 完 -



其他參與「兩周一聚」的博友還有 :

- 出此期題目的 Mugen C
- 揚眉女子
-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 讀與食
- 微豆 Haricot
- Imak
- 筆路
- 新鮮人
- 小孜孜媽媽
- wiwiana

10 comments:

巴黎旅客 said...

如果真有時光倒流,很想看看先父母年輕時的模樣。

Mugen C said...

那豈不是歷史重演?

MC~

imak said...

cool story~~~~~~~

筆路 said...

答應參加,卻看錯了,以為第一期仍未有題目。到發覺時又忙得昏頭昏腦。胡趕了一篇塞責,不好意思。

michelle said...

昨晚寫得太累,剛才再看實在慘不忍睹,略再修改了。
第一次學人寫故事,獻醜了,請大家多多指點。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it's really cool.

i'd like to think that the dracula is sammy.

michelle said...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thanks! yes that's one of my intention... :)

Mugen C said...

don't wanna think about that...meaning Sammy will be falling in love with his Mom :O

MC~

新鮮人 said...

我有點亂,
讓我再看多數遍先!

michelle said...

MC: that's why its only 'one' of my intention... i would rather let you guys imagine whatever you would like to think :)
Ok though, there is however one thing that i've mentioned in the story, if you allow me to disclose: Sammy is Dracula's so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