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4 April 2008

I am an artist

那天在街上被一個中年醉漢'扯'著要談政治,又用英話跟我說 : 「I am an artist... 」

天,在巴黎街頭遇上 artist,最 cliché (看註*) 不過的了,若我是個首次遊覽花都的旅客,一定會以為巴黎的藝術家都是他這個樣子 : 醉目無表情、站不穩腳、行動古怪、衣裳已破舊、褲管有油漆... 不過見他又說又笑,還未完全醉倒吧 :P

其實,藝術家有沒有一個特定的模樣?藝術家都浪漫成性的嗎? 長髮披肩? 整天跟男女朋友在咖啡室聊天? 在海邊在山間等靈感? 都潦倒窮途? 還只是富家子弟的玩意? 哈哈,愛死了這些 clichés。 再想,何謂藝術? Louis Vuitton (港稱 LV) 的產品是不是藝術? 十多年前那位港人向英女皇石像潑上紅漆的是不是行為藝術? 現今寫博格的又算不算? 寫'火星文' 是文化藝術嗎? 那位在卡夫卡Leona 處所看到的 MRrian 又是不是 (真的有想過這個問題)?... 沒有讀過藝術,都不會答。

那麼,藝術家的真正生活又是如何的呢? 我不能替他們作答,只相信,一般藝術家的路不好走。對於真正命於藝術的人來說,路途更不好行。 表面風流,但躲起來日夜工作的艱辛,又或者多年努力無人問的苦澀,又有誰知道? 當然有羨慕藝術家生活的人,却不乏嗤之以鼻的,有回聽到一名太太義形於色 大評拍賣所的一些畫所賣的價錢'過'好,又稱'那些畫無聊,不知畫了些什麼'云云,我不在拍賣所現場,也沒有看過那些畫,不過聽進耳有點不是味兒,氣的說,"想一想,當你可以花時間去 shopping 的時候,那些藝術家還躲在工作室天昏地暗,也許你不喜歡那些畫,他們的工作,算是得到認同了。"

也許,有人會認為當藝術家的很無聊,生活太寫意,得來的收穫又太容易... 不能否認有濫竽充數的例子,可實在,天生我才,有很多人可能除了辦藝術便不會幹別的了。 也許,今天少有藝術家如 van Gogh (梵谷) 般命苦,可他們走向成功的路,不會比以往簡單吧。


註*: 這字很難翻,字典上解 "口頭禫、陳詞濫調",都覺得譯不夠全神。「cliché」 這個題目會再寫。

12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如果想發逹就不要搞藝術,
真為窮一生都可能賣不出一件作品,
就算賣出了,賺最多的都是經理人吧!

readandeat said...

最搞嘢一次,在中央公園見到個男人賣腸仔氣球,再扭成動物般。我問幾多錢一個,因為想買一個畀阿包。條友話:我呢啲係藝術品,唔會定價錢的,你話值幾多就幾多啦。

嘩,我馬上走開。大佬,車,你那些普通貨式嚟咋。扮晒嘢﹗

Leona said...

人們覺得花都浪漫(雖然我也是),大概是某種self-fulfilling prophecy,覺得來這一趟,一定會碰上什麼浪漫的事,有趣的人。

還是看電影更能「符合預期」。
哈哈。

梁伯 said...

Madame 師奶
我認為藝術家與人不同之處,乃他們的感情慾望比其他人"敏感" ( being sensitive)。這份敏感不是人人擁有。所以先前社會暴政之下、統冶集團一旦眼見民眾動亂,必先首收拾藝術家,因為他們能分出善惡,將自己的這份太過敏感及豐富之情感發揮於創作及言行之中。古代之 詩人,名娼,俠客,都是忿世疾俗,節行瓖奇。

現代社會根據著前人的經驗而設學院,人人可以學藝術的"規律"。但沒有這份比他人敏感的感情者, 雖然學會了規律要理,也是魚目混珠而已。但他們自成一幫,孤芳自賞,而世人每每跟著媒體盲從附和,把一些頹癈清談,吹捧成藝術。那些所謂"藝術家"不過是為藝術作墳場之輩矣。

多嘴梁伯

michelle said...

新鮮人: 窮一生都賣不出一件作品,不單會餓死,還會受心靈損傷啊 :S

readandeat: 也許見你們是遊客想搞嘢?! 不過我想也可能是法式幽默,跟你再傾幾句之後會告訴你其實這氣球是免費的...;)

Leona: 其實到花都找浪漫也不是不可能的啊 ;)

梁伯 : 其實我對你的說法也有同感,"敏感" 的不一定是藝術家,但藝術家挺需要"敏感"。

不過我相信除了 "敏感",還需要努力 (要不便太容易囉 ;),我常喜歡舉的例子是畢家素 (P. Picasso),畢家素很幸運地不用等死了才出名,不過只要到他的博物館看,他的多產,真的很驚人!! 先不談喜不喜歡,可他的工作量,令我佩服。

amy said...

噢, 原來這裡也開始了討論花都的浪漫之說。我印象中的巴黎, 走在街上的男男女女都有模特兒的身型, 打扮又入時, 他們要找浪漫有何之難? :P

忽然又想起另外兩套有關巴黎的愛情電影。Paris Je t'aime 和 Eric Rohmer 的 Les Rendez-vous de Paris。

michelle said...

amy: 看來你真的很喜歡巴黎,關於巴黎的電影比我看的還多啊 ;)

我沒有看過 Rendez-vous de Paris,最近看了Cédric Klapisch 的 新片 'Paris',可以一看,在戲中看到不少花都街景。

amy said...

你說的片, 不知香港會上映嗎? 不過生了小孩子後都沒有機會上電影院了, 希望會有VCD/DVD吧! :P

再說起電影, 上次到巴黎就到了montmartre尋找Amelie的足跡, 拉著當時是男朋友的老公團團轉。:P

michelle said...

amy: Cédric Klapisch 的 'Paris' 是新片,怕要等一下才會在海外看到了。 另 Cédric Klapisch 在歐洲出名的有 "l'auberge espagnole" 不知有沒有在港上過畫?

啊 Amelie 在港也出名嗎?

amy said...

amelie在港應該算出名吧? 也不記得了。不過我知日本人好像也很愛這片。電影在日上映時, 我知道某間影院特地放了一座證件相拍攝機, 日本人就是懂這些有趣的gimmick!

友人之前歐遊, 回來後送我一本法文的amelie紀念冊, 喜歡得不得了! 我上次遊法, 也特地到那個巴黎的車站拍攝證件相, 可惜機器剛好壞掉了, 白吃了我的幾元euro, 我又等不及那個神秘的repairman來, 只好自行在機器外留影。

有興趣可一看這"到此一遊"的照片, 現在看著真覺自己無聊 :P
http://www.flickr.com/photos/amymtam/1236068240/in/set-72157601659038568/

amy said...

btw, Cédric Klapisch 這導演其實我不認識。剛看過他的網頁, 他的影片好像頗吸引呢! 或許某些片曾在HKIFF或le french may上映過? 已有幾年沒參與這些電影活動了, 我也不太清楚。:P

michelle said...

amy: 也聽說日本人很迷 'Amelie'。 謝謝相片,怎麼連那部拍攝證件相也給你們找到了?! 哈哈 :D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