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9 November 2007

讀「朋友日記」雜想

Readandeat 在留言箱 談起「寫」廣東話後,想起了那本在書架上封了塵的「朋友日記」香港中文版,翻了幾頁,出奇地竟沒有被謝昭仁的超級廣東話錯別字為難,還斷斷續地把它看完了。

「朋友日記」是謝昭仁與伊藤高史在〖電波少年〗節目的安排下,限以十萬日圓旅費穿越非洲,從南非的好望⻆ (Cape Town) 走到北歐娜威的斯萊等角燈塔 (Slettnes lighthouse) 的旅程間所寫的日記。 我有的看的只是其中第一本 (非洲.風雲勵志篇)。 關於這個日本制作的〖電波少年〗,我曾在五月的一篇 Pékin Express 略有提及。

可是讀他們的日記才知道(才想起?),兩個大男孩在到達起點之前是不知行程的呢。一個不懂日語的香港人,一個不會英語的日本人,出發前互不相識,齊齊走畢全程。 由起初各懷目標,在言語隔膜之下互相猜度,達至後來行動一致,互相扶持,正如書後記寫道:「文化和語言的差異,並不能夠阻止兩人友情的發展...」對,看他們的日記看出了文化的差異,也是有趣的部份。 昭仁起初挨不慣苦,但適應力強,講實際,又會走倢經,高史全心全力工作,又全心全力玩耍,會享受體驗旅途的過程... 無論如何,相信能走畢全程,當中所能體會到的,一定不能在平常生活中意會得到了。〖電波少年〗監製土屋敏男 在前言寫道,謝昭仁因為在面試中回答的一句 "I want to change my life" 而被選⻆,又點出:

「...誰也想把自己的人生改變。 不過,要把現在的生活放棄,踏出改變的第一步則需要無尚的勇氣,而且當中過程也許未如人意,因此許多人寧願打消這個念頭...」

想也是的,有很多事情,說其容易,實行起來,便需要無尚的勇氣來面對改變以及承受錯敗的可能 ...

話說回來,書中指出為了要原汁原味 :「保留原作者創作精髓而不刪改日記中的錯別字... 」當然也沒有刪改昭仁的港式廣東話吧。而伊藤高史寫的日文部份,則是被翻得正統的中文。覺得有趣的是,相比之下便顯得謝昭仁的廣東話部份不夠感性,甚至有點輕佻了,那麼 是昭仁輕佻 ? 還是廣東話輕佻 ? 不得而知。 可惜我不懂日文,要不也想讀讀高史寫的日文真跡比比較...

4 comments:

dbdb said...

嘩記得呀,當年在電視集集追,還讀了他們的日記:超人文筆是差了點,日本仔寫得深入富感情;他們到了終點後,大會安排了他們最喜愛的食物,超人在吃差燒飯的興奮心情,相信很多人記得

michelle said...

其實,記憶中我在電視只能追到他們起步的幾個國家,無法想起原因何在,斷斷續續的,印象很模糊了,只記得連他們在歐洲的旅程也無法看到,大慨是我離港前的一段日子了...

他們的日記呢,我只有第一本,有機會真想看其他兩本。 不知有沒有 CD 或 DVD 賣 ?

dbdb said...

Michelle:

關於cd/dvd,這個我不太肯定,不過在當時,印象中無出?!

michelle said...

謝謝 dbdb!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