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June 2008

雜碎

昨天

睡眼惺忪,帶著撐不開的眼皮走出家門,才驚覺夏日的陽光又回到這城市來了!

正沉醉在龍應台十八歲的漁鄉故事之際,又是下車之時。 腦中還響著她那句「...十八歲離開了漁村,三十年之後我才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明白了我和這個漁村的關係... (註1) 」的時候,眼前那扇地鐵車廂門 (註2) 竟開不動 !

咕嚕要錯過車站要遲大到了,決定在人群中鑽到鄰門試試趕下車,可就在下車的一刻,門便要關上了。剛吐出一句 mexxx,門外一年輕人替我們拉著門不放,門再開了,車內兩三人隨隨步出車外。 呼了一口氣,聽到年輕人微笑地用英話跟他的朋友說 : "... its fun.",跟我皺著的眉頭剛好相映成趣 ;)

聽到同事說機場及燃油稅又將大幅增加,心情低落,對自己對下一代的旅遊世界不很樂觀。 一個沒有旅行機會的生活將是何等苦悶?! 齊來努力愛地球吧,為自己為我們的下一代。

偕遠來的親戚在暖陽下在遊客熱點穿梭又穿梭,當了一個下午遊客,沒有一點煩厭。 巴黎真的很美。 交談之下,原來她間中也來看我的博格的,哈,還以為沒有親朋看我 blog 呢 ;)

看到兩個音樂家在地鐵的走廊上相談,一個手持二胡,一個小提琴,一定在互相砌磋了,對話也一定很有趣吧。

晚上,法國隊被踢出歐洲杯八強。 又少一個忙碌的藉口 ;)



今天

天空繼續放晴。

在公司收到外子在電話傳來的好消息,感動得差點掉下眼淚來。能與家人分享好事的感覺真好!

«親愛的安德烈» 令人愛不釋手,今天看到十八歲的安德烈寫他們青年人的信條是"性、藥、搖滾樂...",龍應台即急郵要求兒子解釋那「是現實描述還是抽象隱喻...」,看得我會心微笑。 要一天女兒也跟我說同一句話,我的反應又將會如何 ;?

女兒又在我用電腦的時候跳到我的膝上繪畫了,她草的,不一定色彩斑斕,扣圖却越來越豐富,看她邊畫邊解,也實在佩服孩子們的想像力。 孩子,你的圖畫比媽媽的螢光幕更有看頭呢。

今晚她又拍拍我的背說,"mon pote",不得不笑起來了 :D



註1: 出自 龍應台與安德烈合著的 «親愛的安德烈» 。
註2: 巴黎地鐵車廂的門 (除了十四線) 是要用手轉動開的。

2 comments:

莫太 said...

又來八,我也看了「親愛的安德烈」這本書。想說:
我曾經錯覺我媽是龍應台,真大鍋!
我和媽都在十多歲離開出生地,但出生地和我和她之間的關係誰也沒搞懂。
將來兒子問我性、藥、搖滚樂我想我應該會反應,因我都做過,但任何事都有两面。
看她的書像為自己將來做準備,莫生說叫我放心不用準備,因無論怎樣準備將來兒子一定給我意外驚喜。
btw 巴黎是我最想居住的一個地方。

michelle said...

莫太: 我猜莫生也有道理,孩子總不時給父母驚喜 ;)
記得曾聽到有人問我媽誰來幫我照顧孩子,她答道,'哎,她像我一樣,自己搞掂...",聽她的語氣,大慨也有點苦澀。
關於巴黎,不能不說我有點幸運,也得說,這不在我以往的計畫之內。 又記得還住在香港時到外地旅行,談話間不時有遇上的旅者問 : "what is your ideal place to live ? ",我只有啞大口,在那一塊只有千多平方公里大的國際都市長大,却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有時命運好奇妙。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